[权引] 没有给猫咪做绝育手术的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 @北林林🌴 给林林的点文,林林的梗太萌了!(不过自己擅自加了很多沙雕元素真的果咩orz)
  本来打算等到开点文的时候写的,不过半夜睡不着一口气写完了orz
  (ps.林林的立牌太可爱了我现在看着书架还是不由得露出姨母笑嘿嘿嘿)

※表白林林!

※全文ooc!果然这种吐槽无逻辑ooc文才是我的菜,写起来太顺了!

《没有给猫咪做绝育手术的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1
  引玉坐在沙发上,紧张地捏着手机,时不时还望卧室一眼。
  过了一会儿,手机振动了一下,引玉赶忙拿起手机,上面是好友鉴玉发来的消息。

鉴玉:你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意料之中的回复,引玉这么想。不过他还是很快发了新消息过去。

引玉:……
引玉:我是认真的。
引玉:我的猫成精了。

鉴玉:这不符合基本法谢谢,建国之后不准成精。你要编故事也麻烦编个靠谱的。

引玉:我要怎么说你才相信?

鉴玉:半夜两点偷偷摸摸给人打电话让我看消息,然后告诉我你的猫成精了现在就睡在你的床上这就很可信吗……
鉴玉: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我师兄的份上,我早就帮你拨打精神卫生中心的电话了。

引玉:……
引玉:明早速来,越早越好。

  打完最后一行字,引玉绝望地关掉手机。

  随后,卧室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引玉下意识就要过去,但是刚站起来引玉又立马想到了卧室里面关了个什么东西,随即又坐下了。

  引玉痛苦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回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2
  引玉,一个软件工程师,单身独居,并且养了一只猫。

  猫不是什么品种猫,就是国产田园猫,是引玉在楼底下捡来的。猫咪是公猫,浑身黑色,唯有四个爪子和尾巴尖是白色的,俗称“踏雪”。尾巴是麒麟尾,呈S形弯曲状。
  说起来引玉捡到这只猫时,看见他的尾巴还以为是骨折了,后来才知道这是麒麟尾,对猫咪的健康并无影响,相反,在一些地方还是吉利的象征。

  猫咪名唤权一真,小名卷卷,偶尔也叫他师弟。鉴玉若在场会叫猫“臭小子”或者“小混蛋”。

  说起这猫咪的名字,可是有一段故事。

  那日引玉去楼下扔垃圾,看见垃圾桶里似乎有什么在蠕动,没过一会儿就有一只猫头拱了出来,湿漉漉的大眼睛瞧着引玉,可怜可爱。
  时值冬日,引玉想也没想就把小猫从垃圾桶里拎出来,也不顾脏,直接把猫咪裹在怀里带回了家。
  之后引玉也四处打听过,小猫并不是哪家住户丢失的,小区院子里也并无野猫,所以找猫妈妈的工作也一筹莫展。于是这只小猫在引玉家里顺利地定了居。

  直男如引玉,引玉将猫咪捡回家之后并没有给猫咪起名字,并且将这个事忘得干干净净。直到一日,好友兼同事兼大学师弟的鉴玉来自己家做客,被问起时,引玉才想到这个问题。

  当时鉴玉正沉迷于一款以武侠为主题的手游,引玉也被强烈推荐。鉴玉问引玉猫咪的名字时,引玉正在创建新角色,随手roll了一个账号角色的名字,便念了出来。
  权一真,听起来还有气势的名字。引玉念这个名字的时候,腿上的猫咪警觉地抬起了头,好像听见了谁在呼唤自己一样。引玉瞧着有趣,又喊了几声这个名字,没想到猫咪竟然“喵~喵~”地答应了。于是引玉便给猫咪起了个如此正式的名字。

  权一真到底是只野猫,大一点之后就整天往楼下跑,要么是和院子里的宠物狗打架,要么是上树抓鸟,常常滚了一身泥回来,有时还带一身伤。
  引玉几乎三天两头地在院子里找他,生怕权一真一个不小心就再也回不来了。不过幸好这猫咪聪明,每到太阳下山就准时出现在阳台上。有时天已经黑了,猫还没回来,引玉只好在院子里“权一真、权一真”地喊。可是这名字太正式,小区里的人都以为是谁家的丢了小孩,引玉只好又给猫起了个“卷卷”的小名,专供找猫回家吃饭用。

  至于“师弟”这个名字,则和鉴玉有关,鉴玉常来引玉家探讨工作上的问题(其实主要是为了方便联机打游戏)。不过权一真好像不大欢迎鉴玉,见到鉴玉就亮爪子。鉴玉一开始也想和猫打好关系,可是实践证明,这猫天生和他八字不合,于是来引玉家和猫斗智斗勇成为了鉴玉的第二任务。

  引玉瞧着一人一猫斗成一团,觉得好笑,于是打趣说他们像是兄弟俩,自己好像又多了个师弟似的。没想到自此猫咪对“师弟”二字也起了反应。引玉有时喊鉴玉“师弟”时,权一真就突然窜出来盯着引玉。于是“师弟”也成了权一真的另一个名字。

  引玉有时也觉得权一真太聪明了些,如同有人的灵智一般,毕竟这是一只能自己去马桶上厕所的神猫。引玉曾一度怀疑权一真是不是是个人类,然后被诅咒成了猫。当然这也只是怀疑,每当权一真追着系在自己尾巴上的塑料老鼠团团转时,这个念头就显得尤为可笑。

  但是现在的引玉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们家的猫,真的,成精了。

3
  事情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引玉加班到很晚才回家,路上还买了了权一真喜欢的肉包回来。

  一进门,就就看见权一真屁颠屁颠地冲到门口,引玉一把把猫抱了起来,权一真更高兴了,用舌头去舔引玉的脸。这是权一真的习惯,像小狗一样,权一真特别喜欢黏着引玉,就算磨爪子,也喜欢直接朝着引玉的牛仔裤下爪。引玉也舍不得教训他,每当权一真做了错事,比如把衣柜翻得乱七八糟,权一真总是使出他的绝技——装无辜。事实证明,这招屡试不爽,引玉永远会拜倒在权一真无辜的眼神下,然后任劳任怨地为权一真处理烂摊子。

  权一真似乎闻见了肉包的味道,叼着塑料袋就往里屋跑。
  引玉知道权一真撕不开肉包的包装,也就任权一真撒欢去了。 

  说起来最近有件事一直困扰着他,那就是,权一真也到了发情的年龄了。

  最近权一真总在屋子里咆哮,声音让人想起来隔壁那个把小提琴拉成锯木头的天才。并且身上总散发出来一股难闻的味道。

  引玉知道猫咪有发情期,也早有准备。只是医生说公猫得在第一次发情期之后才能做手术。

  同为男性同胞,引玉有些不忍,但是为了权一真未来的健康着想,引玉还是狠下心做了决定。为了补偿权一真,引玉最近更是每天给权一真带他爱吃的零食,找权一真叼走藏起来的拖鞋时也不再抱怨了。

  不过说来也奇,为了防止权一真跑出去祸祸别家小母猫,引玉给权一真平时跑出去溜达的出口做了封锁。可是权一真好像压根没这心思似的,一点出去的欲望也没,只是在家里扯着嗓子对引玉嚎。弄得引玉痛苦不堪,却也无话可说。

  最近的工作算是告一段落,引玉终于抽出时间,准备带着权一真和他猫生中最重要的东西举行告别仪式。

  时间就定在明天下午,不过引玉还没想好如何面对失去宝物的权一真。

  就在引玉纠结时,意外发生了。

4

  引玉听见权一真又开始嚎了。

  公猫发情时可不是像平常“喵喵喵”地叫,而是以一种非常难听的声音喊叫。这几日引玉都快被权一真逼疯了,因为权一真不仅白天叫,半夜也叫,而且半夜还喜欢爬到引玉床上叫。
  引玉不断安慰自己:这是他能嚎的最后一个夜晚了,引玉你要挺住。
  
  可是听着听着,引玉觉得不对劲了。

  平常权一真都是喵喵喵,发情时是粗犷的喵喵喵,他怎么听见有人在里屋“引玉、引玉”地喊?

  无数惊悚片的记忆涌上心头,引玉不动声响地拿了根棍子,顺便还把手机打开拨好110,随时准备拨出号码。然后轻轻推开卧室的门。

  只见床上蹲了一个人影,看着是成年男性,身形和自己差不多。如果搏斗起来可能不是很容易,引玉这么想,于是打算先下手为强。

  引玉学过点自由搏击,学生时代也茬过几次架,和一般的弱鸡宅男还是有区别的,面对非法侵入民宅的不法分子,引玉不是特别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只是一想到权一真那猫崽子和可疑人员共处一室,引玉就忍不住地紧张,生怕犯人以猫为要挟。

  于是引玉一边大喊“权一真快跑!”一边举起了棍子准备往人影头上招呼,却没想到那人影竟比引玉还快,一个眨眼的瞬间就消失在引玉的眼前。

  然后……那个人影藏在了引玉的背后,小心翼翼地抓着引玉的上衣摆角,说:“好。”

  引玉觉得自己可能是脑子抽搐了,电光火石之间竟然得出了一个有点有病的结论。

  他喊了一声:“权一真?”

  那男子高兴地回了一句:“我在!”
  嘴里还叼着那个肉包的包装袋。

5
  一个小时后。

  引玉终于接受了这个令人崩溃的现实。

  他家的猫。

  成精了。

6
  引玉细细打量着对面的男子,说是男子,不如说是个大男孩。一头黑色卷发,高鼻深目,眼睛炯炯有神,和引玉四目相对时倒是能看出来一点名为权一真的猫的影子。
  不过权一真本人倒是没有一点变成人的自觉性,行为还是和平常一样,好像他口吐人言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可是引玉就不这么想了。这正常吗?这不正常!

  平时权一真饿的时候或者馋的时候,会抓抓引玉的裤脚,或者用头蹭一蹭引玉,然后喵一声。
  可是此时此刻,变成人的权一真用头对着引玉就是一顿蹭,整个人都瘫在引玉身上,说:“我饿了。”
  这个动作若是由小猫小狗做,会让人心生怜爱;若是个姑娘来做,也是可爱的;可是这是个一米八的男人,在另一个一米八的男人身上蹭来蹭去,就非常怪异了。

  尽管引玉在努力,但是他还是无法将面前这个人与他可爱的小猫咪联系在一起。

  太幻灭了,引玉想,但是并没有表现在脸上,只是如同往常一样,淡定的地替权一真打开肉包,拌在猫粮里,然后将猫食盆递给权一真。

   看着狼吞虎咽的权一真时,引玉才意识到权一真身上没穿衣服。猫是不穿衣服的,但是人不行,于是又去拿了几件衣服来。
  拿衣服的途中,引玉又突然想到,权一真现在是人类,应该不能吃猫食的吧?
  于是引玉又转身去冰箱找人类能吃的食物。

  一番折腾之后,权一真似乎也累了,趴着引玉的床就睡了。是的,作为猫的权一真不是很喜欢他的猫窝,就喜欢在引玉的床上拱来拱去。

  只留下引玉一个人待在客厅风中凌乱。

  引玉想了半天,觉得无论是打110还是120都不合适。前者会把他送进精神病院,后者会把权一真送上解剖台。
  无论权一真是猫是人,权一真都是自己的家人。

  于是他给好友鉴玉打了个电话,让他看消息。

  “我家猫成精了,怎么办?”

7
  显然,引玉忘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8
  半夜,虽然没有以往猫的嚎叫,引玉睡的也不是很好,不停地梦见奇怪的东西。

  他梦见自己的猫变成了人,还是个软软萌萌的小姑娘,带个猫耳,拉着自己的衣角说“我饿”。可是引玉怎么想怎么不对劲,自己明明养的是只公猫,该成精也不会是女孩子。而且这个姑娘怎么那么像鉴玉上个月玩的恋爱游戏里面的小姑娘。

  引玉脑子还没转过弯,就感到一团黑影笼罩在自己上方。刚才软萌可爱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大小伙,按着引玉又蹭又舔,说:“我饿。”

  引玉从梦中惊醒,却发现自己的确被一团黑影按在沙发上不能动弹。

  权一真先是用头蹭引玉的脸,觉得不满足,又轻轻地用牙齿啃咬引玉的脖子。
  引玉想反抗,可是显然权一真的力量更甚一筹,引玉被压得动也没法动。
  就像平常一样,权一真用舌头舔了舔引玉的嘴角,又胡乱地在引玉脸上攻城略地。
  可是现在的权一真并不是猫而是人,单身二十多年的引玉显然从来没见过这种架势。就算知道权一真是一只猫,还是通红了脸,低声怒吼道:“下去!”

  权一真很少被引玉这么吼,停下了动作,说:“引玉,我饿。”
  没有猫咪湿漉漉的眼神,取而代之的是卷发男子期待的眼神,但是二者的效果显然一样。

  引玉无奈道:“等着,我去给你找吃的。”

  权一真摇摇头,说:“不是肚子饿。我想吃你。”

  引玉整个人僵硬了一瞬间,心想:猫妖原来是真的吃人的。

  权一真又一次将引玉扑倒在沙发上,说:“引玉,我饿。”
  说完,就把引玉身上的睡衣胡乱扒了下来。

  引玉奋起反抗,和权一真扭作了一团。
  但挣扎了一会儿,引玉发现权一真的行为并不具备攻击性。于是引玉趁权一真不备,将权一真按在地上,双手反铰,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权一真也不挣扎,任由引玉将他按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吐出一个字:“疼。”
  引玉以为自己伤着他了,不由放轻了动作,问:“我伤着你了?”
  可是引玉刚松手,权一真就抱紧了引玉,翻身将引玉压在地上,问:“引玉,我疼。我能吃你吗?”

  这回引玉终于明白了,就算引玉不明白权一真什么意思,抵在引玉胯部的硬物也告诉引玉权一真什么意思了。

9
  没有给猫做绝育手术的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引玉想。
  

fin.

小剧场:
  第二天一大早赶来的鉴玉。

  鉴玉:“师兄,你如果想出柜没必要这么大费周章地玩我,我虽然不喜欢臭猫,但是你也没必要拿一只猫做借口。”

  折腾一晚上终于保住了自己贞操的引玉:“……”

  看见鉴玉条件反射准备打人但是词汇量太少的权一真;“什么?”
  

  

评论(22)
热度(199)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