瑕玉本瑾瑜

※about 权引,一点感想
※cp滤镜十米厚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There's a crack in everything. That's how the light gets in.
                                               ——Leonard Kohen 《Anthem》

  非常喜欢的一句话,意外地很适合引玉。
  没有什么是完美的,不完美才能造就至美之物。

  引玉其人好似一块瑕玉,他拼命地想遮住那块瑕疵,但就像滴上墨水的白纸一样,人们只会关注瑕疵,却忘了他是一块玉。于是瑕玉蒙尘,被弃之于角落,人们渐渐忘记了他。
  却不想美玉有瑕也好,蒙尘也罢,他终究是块美玉,其光芒透过裂痕,透过尘埃,透过世人的偏见,将其本身最美的一面绽放出来。

  不过说来也有意思,权一真是个奇人,不是说他的才华,而是他的性格,至纯至净,过于通透。
  权一真从头到尾没有怀疑过引玉为人,不是因为他不理解引玉对他的恨,也不是因为不明白他的率真中伤引玉多深(虽然他的确都不明白),是因为他能够无视别人的偏见与流言蜚语,无视引玉的欲言又止或是心口不一,看穿引玉其人的真面目。
  虽然他听不懂也不明白,但他永远知道,师兄是善人,是那个被自己扔了泥巴也问自己愿不愿意和他走的人,是那个在所有讨厌他的人面前回护他的人,是那个苦笑着答应他今年的中秋生辰礼也不会忘了的人,是那个挡在他前面承受致命一击的人。

  我不大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不过权一真一定是在见到引玉的第一眼,就再也移不开眼了。

  在刚完结的时候,我曾纠结过一件事,就是权一真对引玉的单箭头是非常粗的,但是引玉对权一真,不过是心结才了,怎么会生出暧昧以上的感情?又或是引玉若和权一真在一起,可能是半被迫半勉强答应的,其实内心并没有那么喜欢。
  现在来看,引玉对权一真,虽然没有那么鲜明的、热烈的爱恋之情,但是却有更为深沉而绵长的感情。(以下不讨论负面感情,因为讨论起来容易偏题)
  第一层是欣赏,引玉欣赏权一真对武学的那股子“痴”劲,也欣赏他无与伦比的天赋。欣赏之情,一方面出于自己对对方能力的肯定,另一方面是志趣相投,有了惺惺相惜之意。
  第二层是亲情,在权一真飞升之前,引玉对权一真有多回护就不用提了,而且二人相处多年,其中年岁不可用常人的年岁来衡量,或许一开始引玉只是怜其身世又惜其才华,经过岁月的浸透,引玉对权一真的这种态度已经变成了一种本能。
  第三层是心照不宣的默契,“只有我懂你”。引玉是世界上少有的真正能懂权一真的人,他知道权一真是怎样的人,也愿意陪伴在他身边。引玉成神点将,鉴玉是他最得力和忠心的下属,属正常情况;而权一真就是哪哪都不行的那种,还只会捅娄子。引玉提他上来,有护着他的意思,觉得没有自己护着权一真,门中师兄师弟早晚要踢他出去。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自然而然就选择了权一真,因为权一真离不开自己,其实自己也离不开权一真,这个惹麻烦的小能手如果离开了自己,自己会感到不习惯。也就是说,引玉没有想过权一真离开自己的情况。(说到这里,已经能感觉到引玉对权一真的感情不是单纯的师兄弟情了。)
  第四层是愧疚,不过这种感情更多是伴随对权一真的恨意存在的。引玉落到如此地步是权一真逼的,但是权一真真的什么也不懂,引玉也明白。他一边恨着权一真什么也不知道,一边也对一无所知的权一真感到愧疚:“对不起,我因为我不够完美,连累了你。”
  最后一层是放下后的大彻大悟。当引玉从养魂灯中醒来,往事历历在目。从前的感情如同潮水一般涌上,这时引玉也已经解开心结。他会怎么选择,不言而喻。

评论(16)
热度(47)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