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权引] 寻医 2

前文→1

05日常

  距离来到药王谷,已半月有余。
  留下来的契机是寻找高人为自己治病,但在这十余天中,半点收获也无。

  也不是全无收获,权一真如此想到,顺手从树梢摘下一枚果子。
  许是此地灵气充沛,连野果都看着如此饱满多汁,散发着香甜的气味。权一真将果子在衣摆上胡乱蹭了几下就送进嘴中。
  果然好吃。权一真又多摘了几个,一些拿在手里当路上的零嘴,一些放进药篓子里,打算带回去给引玉尝尝。

  引玉,一个隐居于此的药师,整日带个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也不大爱说话。

  起初权一真还以为他是个冷漠怪异的人,可也正是这个开口就赶人的怪人带着权一真踏遍了整个药谷寻医。

  之后权一真留在了药王谷,一边给引玉当药童,一边等待那位可能能给自己治病的师道友。过了一月有余,师道友没等来,采药的活倒是熟练了不少。

  不过说起来,自己的病在这半个月中却从未发过,权一真想不到原因,因为自己的病他自己也没办法说出来个所以然来,似乎没有什么诱因,只是说犯病就犯病的。
  
  权一真现下是引玉的药童,白天出去采药,晚上帮引玉做些简单的活。那日引玉答应了权一真留下来的请求后,对他的态度好了许多。虽然话还是那么少,但是不再将拒人千里的态度摆出来。

  “我回来了。”权一真推开院子的门,将药篓放下,径直进了屋子。

  权一真进屋时,正看见引玉将面具盖在脸上,系脑后的绳子还未来得及系上,想来是匆忙将面具盖在脸上的。

  不过权一真没在意这些,只是拿了茶壶为自己倒了杯水,说:“你让我采的那个药草,我实在是分不清,只好把长得像的都带回来了,你出去看看。”

  引玉道了声“辛苦”,便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引玉拎着药篓回来了,说:“除了采了几株野草,其他的都是对的。”

  权一真扯了个笑容,说:“哈哈,这么说我还挺厉害的,瞎猜的都能猜对。”

  引玉又从药篓中拿出了枚野果,问;“说起来这个你从哪摘的?我这两天还正打算用呢。”

  权一真答:“那果子还挺好吃的,我专门带回来给你尝尝的。”

  空气突然凝滞了一瞬,引玉脸上的面具的表情似乎也凝重了几分。

  引玉语气郑重的问:“你吃了吗?”

  权一真随口答道:“我当然吃了,不然怎么知道这果子好吃。”
  话音未落,引玉就抓着权一真的袖子往屋外走。
  权一真一头雾水不明所以,引玉一边牵着他走一边没好气地说:“那果子是有毒的,你怎么敢随便乱吃这药谷的东西?”

  “啊?那怎么办?”权一真这才反应过来。

  “催吐。”引玉头也没回地说。

  权一真感觉自己去了半条命。
  引玉舀了一大锅的水,水中又放了大半瓶子盐,二话不说往自己嘴里灌。先不说吐得翻天覆地是什么感受,光那极浓的盐水就要了自己的命。

  “催吐只能把你还没消化的一部分毒物排出来,之后几天我再观察观察。”引玉说。

  联想到煎药时那股冲天的苦味,权一真第一次见识到药师的可怕之处。
  

  
06 闲谈

  傍晚,引玉端着一碗药递给了权一真,说:“趁热喝。”

  权一真闻了闻便皱了眉头,轻轻抿一口,便急忙说:“我觉得我没中毒,没必要喝这个的。”
 
  “中没中毒不是你说的算的,你要是不喝死在这里,身为一个药师,你这不是砸我的牌子?”引玉说。

  权一真拗不过,只好老老实实喝了。
  喝完了便瘫倒在床上,作装死状。

  引玉见他把药都喝完了,转头便去干自己的工作去了。不过还没迈两步,就被权一真拉住了衣角。

  “你去哪里?”权一真问。

  “我还有事要做。”引玉答。

  “陪我说会儿话呗,我难受。”权一真说。

  “难受是正常的,我给你开的药里有几味清肠通便的,疼一会儿就不疼了。”引玉说着,便将自己的衣角扯走。

  “我是病人。”权一真说。

  “你怎么像个小孩似的。”引玉摇摇头,不过还是留了下来,“说吧,你想说什么?”

  权一真想了半天,说:“你把你的面具卸了呗?”

  “憋了半天你就想说这个?”引玉起身,作势要离开。

  “别走啊,你要不想卸下来就算了。”权一真急忙拉住引玉,说:“我就是觉得咱们两个都这么熟了,我就觉得你用带个面具和我说话多不方便。”
  权一真又道:“那换个话题。我之前听你说你也是修士,你能不能和我过两招?”

  引玉说:“我的那点修为和你比起来根本不够看,用不了两招就输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权一真说。

  引玉似是踌躇了一下,便答:“等你的毒彻底除了,我答应和你比试一场。”

  “真的?”权一真大喜,说:“那就这么定了。”

  面具下的引玉轻笑,说:“只怕你会失望。”

  “不会,来这里之后,我不曾施展过拳脚,真是憋死我了。”权一真感慨。

  “话说你那病是怎么回事,我观你来此地半月有余,却没有发病过。”引玉问道。

  “我也不知道……”权一真说,“这病发的奇怪,我也摸不准规律。说不定是药王谷里有解药,味道让我闻见了,我就好了。”

  “痴人说梦。”引玉笑道,“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说不定呢?今天我吃的那个有毒的果子味道就挺熟悉的,还挺好吃,要我说那个肯定没什么毒,你还非要给我灌药。”权一真感觉自己脑袋昏昏沉沉,忙活了一天,自己也累了,便说:“我困了,你也早些睡吧。”

  引玉将被子拉出来给他盖上。

  “你对我真好,”引玉听见权一真喃喃道,“什么时候我把你带回我门派介绍给我师父去,我们门派那么大,绝对不会怕你的那个什么仇家。”

  引玉听了,摇摇头,表情被面具遮住,也不知道他听见这话如何所想。

  夜幕降临,引玉缓缓地走向药房,从药篓里捡起那几枚有毒的果子。

  他凝视着果子,看了好一会儿,又放下了。

tbc.

  

评论(8)
热度(28)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