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宜朱] 指温 01


自从换上机械手臂以来,这是他的左手第一次沾上鲜血。

冰冷的机械不会有触觉,但是此时宜野座伸元却感觉到沾染鲜血的部分在热烈地烧灼着。

细细的血流缓缓地流向宜野座伸元手掌所触的位置,汇成浅浅的一滩。
逆流而上,倒在那里的是满身伤痕的常守朱。

以鲜血为引,理智一触即发。

“你们这群混蛋!!!!”宜野座伸元突然爆发,挣脱旁边几个喽啰的封锁,冲向常守朱所在的位置。

“我劝你最好不要动。”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随之而来“咔哒”的子弹上膛声打断了宜野座伸元的行动。

“如果你不介意她的脑袋上多一个洞,你就再往前走一步。”男人用手枪抵着常守朱的头,恶狠狠地说到。

宜野座伸元停下脚步,被甩在身后的小喽啰们一拥而上控制住他的行动。

“常守!常守!”宜野座伸元大声喊道,他的眼角欲裂,双眼紧张地盯着常守朱。

常守朱挤出了一个笑容以证明自己还好,然而笑容因为伤口的原因立马被痛苦的表情所替代。

“把这个男人绑起来扔到仓库里,女的也扔进去。”手里拿着枪的男人对旁边喽啰们说道,“明天早上进行裁决,到时候他们还有用,别让那个女人死了。”

男人说罢,向宜野座伸元的方向走去,狠狠地踢了宜野座伸元腹部一脚:“给我老实点!别想逃出去。”

腹部的重击使得宜野座伸元痛苦地蜷缩起来,还没等他从这一击中缓过来,雨点般的拳头落下来砸在他的身上。

等到他没有站起来的力气时,施暴者们将他和常守朱拖到一个陈旧的仓库里。
在他们被关起来之前,施暴者们将宜野座伸元拉到一个放满医疗用品的桌子边上,拿起一个针管,将里面的药品注射到他的身体里。随后又随便拿了点止痛的药和纱布之类的医疗用品,胡乱塞到宜野座伸元手上,然后把他和常守朱一齐拖进仓库。

“老实点,西比拉的走狗们!别想着能逃出去,只要有一点点动静就让你们有好果子吃。”说完,其中一个小喽啰把仓库门重重地拉上。

不大的仓库里积满了杂物和灰尘,除了他们被押进来的门以外,没有任何出口,只有一个小小的排气扇,外面的光从排气扇里透进来,一闪一闪,如同窒息的哮喘患者。

“可恶!”宜野座伸元低声咒骂着,为了防止他逃跑,刚才那群人给他注射的药大概是麻痹肌肉的药,虽然离药效全部发挥还有一段时间,但是他的肌肉已感受到深深的无力感,像是有千斤重压在身上,动弹不得。

“宜野座,”常守朱有气无力地问道,“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宜野座伸元无视了常守朱的问题,一边抱着药品,一边用那只无法被麻醉的机械手臂支撑着自己挪到常守朱的身边。

常守朱以为他没听见自己的问题,又重复了一遍:“宜野座你是……”

“闭嘴,常守。”宜野座伸元狠狠地打断了她的话。

即使是在自己刚入公安部的和宜野座伸元保持前后辈关系的那段时期,宜野座伸元也从没有如此严厉地斥责过她。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使得她乖乖地闭上了嘴。

宜野座伸元将放在一旁的绷带扯过来,准备给她包扎身上的伤口。

常守朱本打算接过绷带,自己给自己处理伤口,却被宜野座伸元回绝。
于是常守朱只好乖乖地抬起受伤最严重的小腿,一言不发地盯着为她包扎的宜野座伸元。

——TBC.

祝小朱生日快乐!!!!!
因为最近一直忙别的事情所以没有来得及给你准备礼物,只好把以前的冷饭炒炒发出来……orz

不要被开头吓到哦www其实是一篇甜文

最近一直没有撸文的感觉,不过还是会尽力更新的。
相信自己!(ง •̀_•́)ง

你说去年的生贺没结局?
风太大我没听见哦ヽ(゚∀゚)ノ

评论
热度(23)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