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权引]被自己讨厌的人表白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4)

(1) (2) (3) 片段 ←前情

※知乎体
※现代paro

※和本篇有关的,之前发的第三人称片段

———————6月25日·更新———————

生病了,托生病的福,我们老板给我放了几天假,总算是缓了一口气。要知道最近年中总结,正是忙的时候。虽然临阵脱逃有点对不住我那些同事,不过我觉得挺开心的。

也不完全都是开心的事,比如我现在正在医院打吊瓶,我师弟在我对面坐着发呆。

说起来我是应该感谢他的,今早我烧得一塌糊涂,连手机都没力气拿起来,是他把我送到医院的。

从结果来讲我是非常感谢他的,如果中途他没有未经本人同意强行进入我家。

其实也不算擅闯民宅,因为人家是光明正大从大门用钥匙进来的。

我一向有藏备用钥匙的习惯,在房门口的地毯或者花盆底下,或者门旁常年不动的杂物堆里。因为是独居,为了防止自己把自己锁在外面,想出了这么一个法子。

不过追根溯底,这个习惯还是因为我师弟才养成的。

我上了大三之后没过多久,他因为和舍友闹矛盾,不得不搬出来。恰逢我因为考研搬出学校住,于是干脆就让他和我住一起了。幸好房子面积不小,且房租后分摊也比较合理。

男生总是大大咧咧的,我师弟尤甚。光是他丢过的校园卡我就数不过来,更别说房门钥匙了。

说起来有一次,我出去和校组织的同学聚会,玩闹到凌晨才回来。当时喝了一点酒,晕乎乎地回了房子,结果发现我师弟就蜷在门边睡着了,穿着单衣,还是大冬天。听见动静之后抬眼看着我,说学长你回来了啊。也没有说什么责怪的话,只是看着我,让人想起了被遗弃的小狗。

当时我脑袋嗡一下子就清醒了,赶紧开门让他进去。

后来他果不其然发烧了,幸好他身体向来硬实,好的很快也很彻底,否则当时的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他就是个实心眼,也不知道回学校让谁帮忙,就那么待在房门口,干巴巴等着我回来,冻了大半夜。

之后为了防止此类情况,我就把钥匙藏在房门口的杂物堆底下,也不会有别人发现,也不会再把他锁在门外了。

不过还有一件事情,当时的我觉得很不解。他病愈后我给他交代,以后碰上了这种事要找别人帮忙,别为难自己。他摇摇头,说他是自愿待在门口的。我和他说这不是自愿不自愿的问题,然后说了一大堆,也不知道他听进去没。

其实回想起来,那个时候我们的关系还是非常好的,虽然偶尔有些小摩擦但是却都无伤大雅。他干他的事,我干我的事,生活惬意且和平。我以为我们会维持着这样的日子直到毕业,甚至工作以及更多年以后。

不说了,说点别的。

我本来开这条回答只是想单纯吐槽我内心的感受,结果没想到越写越多,成了一个类似回忆录和日记结合的东西。我也很无语……或许我可能把一些事情压了很多年,一直没有宣泄出口,刚好有这样一个地方能成为树洞,于是情感和话语如同雪崩一般喷射出来。

还有就是回复一下大家总是提到的问题,我讨厌我师弟的原因。

这个问题涉及隐私,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当年闹得很大,甚至于你们也可能听说过这则新闻。所以我是不会说的,或者多少年以后我想开了就会说,至少不是现在。

当然这是我的小号,如果我的哪位故友猜出了我是谁,即便这个事情的可能微乎其微,也请不要说出来,拜托了,郑重感谢。

所以你们知道结果就行了:一是因为我嫉妒他的才华,我比不上。二是他给我带来过许许多多的麻烦,要命的不要命的都有,我烦得要死。三是性格不合,我忍受不了他的性格。

说起来我都快忘了这个问题的标题了,被自己讨厌的人表白是怎样的体验,被我写成了“师弟回忆录。”

哭笑不得啊,只能说。而且还遇上了最棘手的类型,有的人恶语相向或者好言劝说后就放手了,可是我师弟不是。而且我也不是能解决问题的类型,如果这种事情放在别人身上,我会很理性地判断,结合各方因素来解决问题,但是放在自己身上就是另外一码事了,我甚至正面面对都很难,只能一拖再拖。

现在我已经码了一个多小时的字了,中间吊瓶都换了一次。我还是不敢抬头和他答话,只能低头看手机。

万能的知友们,我该怎么办?还要继续沉默吗?

……至少对他说一声谢谢吧?

———————更新分隔线,几小时后———————

刺激,太刺激了。

几个小时前我向他搭话了。

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痛哭还是该打人……

中间发生了好多事,我要冷静一下,之后再说。

TBC.

※一些碎碎念。这篇是我今年过年的时候开的坑,然而不长拖到了现在。故事不长我的叙述却拖拖拉拉,半天讲不到重点且埋下的一些伏笔也忘了,中间关于一些细节也是改改忘忘。

  最令人失望的是,大概是因为间隔时间太长且不知道该写啥,写的越来越烂连自己也看不下去了。我不擅长写第三人称,而且第一人称会放飞自我,写第一人称会严重OOC。非常抱歉。

  会更新这篇大概是想给自己一个交代吧,而且很多朋友因为这篇关注了我让我很过意不去。总之我会写完的,虽然时间未知。

  感谢看到这里也不嫌弃我的你,郑重感谢!

评论(21)
热度(117)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