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宜朱] 霜月美佳的忧郁

※摇骰子输掉了产生的不明所以的产物
※拖了这么长时间真的很抱歉OTZ

※OOC严重

霜月美佳,现年二十岁,公安局监视官刑事。
此时此刻,正在遭遇人生中的最大危机。

十二点钟的铃声响起,上午的工作结束,霜月美佳逃也似的离开自己的办公桌。
要问这是为什么,原因只有一个——今天是霜月美佳的生日。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生日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当然对于霜月美佳也是,但坏就坏在霜月美佳的生日日期:二月十四日。

在学校就读时,霜月美佳对这个日子并没有什么排斥,因为就读的是女校,情人节这天就和平常一样。

直到她来到公安局工作。

正当霜月美佳准备一脚踏出办公室门口时,身后同事们的谈话声又使她慢下了脚步。

“今天是情人节啊……哦对了,常守监视官,你有给我准备好巧克力吗?”宜野座执行官的声音响起。

“有哦,我可是早早就准备好了。”霜月美佳听见常守朱笑着回答。

妈的,又来。
霜月美佳咬牙切齿地想到。

“霜月美佳监视官,psycho-pass  39.5”
机械的女声在耳边响起,是色相检测装置的声音。

为了更方便监测身为潜在犯的执行官们的色相,公安局在每个办公室门口设置了色相检测装置,监控执行官们的心理动态,从而确保公安局内部安全。

然而此时响起的色相监测结果却令霜月美佳有些难堪,这个psycho-pass指数比昨天的高了16个点数。

至于原因,霜月美佳太清楚了。

色相是人内心状态的直接反应,所以每当霜月美佳感到焦虑时,其心理指数就会直线上升。

而霜月美佳的压力来源,正是身后的这两位——监视官兼前辈的常守朱,和执行官兼部下的宜野座伸元。

先不谈这两位在工作上因为意见不和给她带来的压力,在另一个方面,这两位给她带来的压力要多的多。

从第一天上任霜月美佳就深受其害。

暴雨天气和突发事件真的是最差的组合。
潜在犯逮捕工作完毕后,每个人身上都是湿漉漉的。

“抱歉啊,第一天上班就让你接手这么糟糕的案子。”旁边的常守朱向霜月美佳搭话,“不过希望你能习惯这样的生活,以后要面对的或许更加艰难。”

“我明白,前辈,我对此早有觉……阿嚏!”瑟瑟发抖的霜月美佳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没问题吧霜月监视……阿嚏!”常守朱话还没说完也打了个喷嚏。

宜野座伸元从远处走来:“霜月监视官,运送执行官的装甲货车上有干毛巾,请去处理一下。”
说着,他把身上的外套披在了常守朱身上,又顺手递来一块毛巾。
常守朱接过毛巾,但擦的却是宜野座伸元的脑袋。
宜野座伸元有些窘迫,向后一缩,制止了常守朱的行为,但是却遭到常守朱的斥责:“明天还有重要的工作,你想请病假吗?”
宜野座伸元叹了口气,只好乖乖低下头任常守朱处理。

一旁围观全程的霜月美佳一脸不明所以的表情,但隐隐感觉内心受到了伤害。


“霜月美佳监视官,psycho-pass   45.9”机械的女声响起,将霜月美佳的思绪拉回现实。

数值在短短时间内竟然就上升了,霜月美佳的脸越来越黑了。
霜月美佳看看四周同事们的反应,还好没人注意到这里。

霜月美佳有着野生动物般的直觉,她总是能先一步嗅到危险的味道,所以她也总能在自己的色相系数变高之前逃避压力的中心。

理智告诉自己,不要再在这个问题上想下去了,否则色相会浑浊的,但是霜月美佳还是止不住的想这个问题。

有一次霜月美佳提着水果去探望受伤住院的常守朱,推开门就看见宜野座伸元坐在病床旁边认真地和常守朱讨论这次的案子,手上却在削苹果并喂给常守朱吃?
宜野座伸元和常守朱讨论案子的神情和语气都很自然,宜野座手上削苹果的动作也很熟练,这样和谐的场景在霜月美佳眼里却显得那样的不和谐。

待到宜野座伸元离开后,霜月美佳对常守朱义正言辞地说:
“前辈,和潜在犯谈恋爱是不合常理的。”

“我知道啊”常守朱一脸茫然,“所以?……”

霜月美佳眉角抽搐,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不翻白眼。


“霜月美佳监视官,paycho-pass  59.1 ”


关于常守监视官和宜野座执行官的关系,霜月美佳也曾向别的同事打听过,但回答确实出奇的一致——“他们不是普通上下级关系吗?”

你们的眼睛瞎了吗?霜月美佳暗自腹诽。

当她把这个疑问告诉六合冢弥生后,六合冢弥生轻叹一声,回答说:“他们两个确实是普通上下级关系,你习惯他们俩这个样子就好。周围人已经习惯他们俩那个样子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霜月美佳点点头。

可是。
抱歉,我完·全·不·能·习惯啊!

“霜月美佳监视官,paycho-pass  63.9”


有一次外出执行任务时,常守朱忽然对着自己叫了一声“宜野座监视官,注意后方情况”,说完了还毫不自知自己叫错了名字。

“霜月美佳监视官,paycho-pass  68.6 ”

有一次无意中听见宜野座执行官和分析官唐之杜聊天,话还没聊到三句就听见宜野座在抱怨常守朱如何如何,聊天的内容也变成了常守朱最近如何如何。

“霜月美佳监视官,paycho-pass  70.2 ”

有一次………………

“霜月美佳监视官,paycho-pass  73.5 ”

有一次…………

“霜月美佳监视官,paycho-pass  75.4”

有一次……

“霜月美佳监视官,paycho-pass  77.8,您的psycho-pass 上升至危险数值,请及时治疗。”


“霜月监视官,”常守朱叫住了霜月美佳,“今天是你的生日吧?祝你生日快…………”

“我说,”霜月美佳打断常守朱的话,她低着头,刘海遮住了她的脸,让人看不清表情。

她长吸一口气,大吼:

“你们两个怎么还不结婚啊!!!!!”



“霜月美佳监视官,paycho-pass  18.5 ”

霜月美佳转身就走,轻盈的脚步显示出她此刻心情舒畅。

只留下一脸懵逼不明所以的常守朱和宜野座伸元。



fin.

评论(14)
热度(64)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