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礼物 (Psycho-pass/常守朱中心)

朱妹-76岁生日快乐!

※虽然从三月中旬就开始筹备朱妹生贺,但是我低估了高考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再加上前几天手机强制格式化,文档没抢救下来真是心塞塞的……

    就在这个动态里更新。
    预计4000+,但是估计爆肝会爆到6000+

※文笔烂糟,不知所云,望海涵

※表白朱妹:常守朱我喜欢你啊!!!!!

——————————正文——————————

《最好的礼物》

    Psycho-pass     常守朱中心

    常守朱-76岁生日快乐

Part.1
    常守朱从睡梦中醒来,双眼迷朦,满身疲惫,缓了好一阵才清醒一点。
   
    昨天早上八点出警,一直忙到凌晨三点才回来。这样的作息,已经连着三天了。自己的公寓离公安厅太远,实在是抵不住困意,常守朱没顾那么多就直接趴在办公桌上睡了。
    可是现在常守朱却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身下是柔软的床铺,自己的外套被整整齐齐叠起来放在一边。房间的主人应该是位女性,桌子上散落的化妆品可以证明这一点;墙壁上张贴着几幅海报,貌似是一个很有名的乐队?门后挂着的衣服倒是很眼熟,黑色的风衣……

    啊,常守朱猜到了房间的主人。

    这里应该是六合冢的公寓。在做出这样的判断后,常守朱松了一口气。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自己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思考问题很困难,整个人木木的,这不是个好状态,尤其是正在给别人添麻烦时。
   
    正当常守朱准备起身时,六合冢弥生刚好从门外进来,手里还拿了一些洗漱用品。
   
    “你醒了?”六合冢弥生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一旁,问道,“起来洗漱吗?”
   
    “给你添麻烦了,抱歉。”常守朱急忙起来,随便整理了一下发型,换上外套,“昨天真是多谢了。没有耽误你的事情吧?”
   
    “没事。今天我休假,你也是。”六合冢弥生拐进厨房,一边忙着手里的事情一边和常守朱说话,“你打算回家吗?”
   
    常守朱略带歉意地答道:“啊,我得先回去一趟,昨天什么都没管就睡了,我得回去收拾一下再回来。昨天逮捕的那批人还需要审理,案件还有一些细节没有弄清。真是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六合冢弥生从厨房探出头来,打断常守朱的话,“我是说,我这里有一次性洗漱用品还有早饭,你要不要在这里留下来吃早饭?”
   
    “啊,抱歉……”常守朱微窘,想了一下答道,“那么,打扰了。”
   
   
   

   
    洗漱完毕后,常守朱拉开椅子,在桌边坐下。
    六合冢弥生从厨房出来,将早饭一一摆在桌上。
   
    早饭看起来很丰盛,不是用机器烘焙出来的合成食物,这让常守朱吃了一惊。在常守朱的印象中,六合冢弥生貌似是个狂热的泡面爱好者,没想到对方如此深藏不漏。
    但这不是最让常守朱吃惊的。因为接着,六合冢弥生将一块蛋糕放在自己面前。

    “生日快乐,常守。”六合冢弥生说道。
   
    “这是?给我的?”常守朱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六合冢弥生歪头,做出一个“不然呢?”的表情。
   
    “今天……是我的生日?”常守朱依旧不在状态。
   
    “如果你的监视官身份资料上生日一栏上不是随便编的话,我想应该没错。”
   
    “呃……抱歉……啊不对是谢谢……”常守朱语无伦次,“最近太忙我不记得了,没想到还有人记得……啊不是……我是说……谢谢,真的非常谢谢。”

    连自己都忘记了的生日,却还有人替自己记着。常守朱觉得自己的胸口似乎被加热过一样,暖烘烘的。

    “不用客气。”六合冢弥生轻轻皱眉,但只是一瞬而逝,没有让常守朱发觉。
  

    六合冢弥生从身后变戏法似的拿出了几根蜡烛,将蜡烛插在蛋糕上,说:“蛋糕是志恩和我做的……好吧主要是她,她早上来的,因为工作比较忙,她没有等到你醒来就先走了。可能两个人没有过生日的气氛,但是将就一下吧。”

    六合冢弥生将蜡烛点燃,然后关掉灯。
  

    房间陷入黑暗,只剩下颤巍巍的烛焰,摇曳。

    烛光将蛋糕上“Happy Birthday  AKANE”几个大字微微照亮,一时间,竟有些如梦似幻的意境。

    看着蛋糕,常守朱觉得时间仿佛倒流,自己回到了17岁的那个下午。

    那是常守朱17岁的生日,小雪和佳织送她了一个蛋糕,蛋糕是她们俩亲手做的,品相很好,看起来是抹茶味的。

    黑暗中,佳织点亮蜡烛,小雪对她说:“许一个愿望吧。”

    十七岁的常守朱闭上眼睛,双手合十。

    “我希望我、小雪还有佳织,能够得到幸福。”十七岁的常守朱如此向神明祈祷。

   

    即便她们生活在号称“幸福最大化”的社会中,即便神明已经被万能的神——西比拉所替代,常守朱还是如此向不存在的神明祈祷。

    吹灭蜡烛。

    然后常守朱在船原雪和水无瀨佳织期待的目光下品尝蛋糕。

    这让常守朱永远地记住了自己的生日在愚人节这件事情。

    蛋糕只是看起来像抹茶味,其实是芥末味的。

    小雪和佳织笑的直不起腰,而常守朱在芥末的刺激下眼泪止不住地流。

    但是那时的常守朱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如果幸福是芥末的味道,自己也会努力地练习吃芥末的。

    然而事与愿违。

    小雪已经去世,听闻佳织最近也要结婚。
    那个芥末味的生日会一去不复返了。

    “常守监视官,回神。”六合冢弥生摆摆手,将常守朱的思绪拉回。

    “呃,抱歉,今天状态不太好,可能是没睡醒吧?”常守朱这才从回忆中脱出。

    “许个愿望吧。”六合冢弥生说。

    许个怎样的愿望呢?

    二十四岁的常守朱闭上眼睛,双手合十。

    “我希望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的幸福。”二十四岁的常守朱如此祈祷。

    “神明啊,如果可以,请实现我的愿望。
    虽然我的梦想很奢侈,但是拜托了。”

    常守朱不信教,尤其在了解到神明西比拉真正的面目后,她更是对“神”这个字眼感到反胃。

    但是此刻,她却希望神明存在着。

Part.2
   
    “弥生啊,你那边怎么样?”唐之杜志恩的声音从便携终端里传出来。

    “不好。”六合冢弥生答道。

    终端那头安静了几秒,唐之杜志恩才又开始说话:“我说,弥生……你不会摸了小朱的屁股吧?我还活着呢你竟然就对别人下手,我好伤心啊……”

    六合冢弥生向终端上唐之杜志恩的影像扔了个白眼,说:“常守看起来心不在焉,而且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那是当然的吧?像她那样不要命的工作,就算是个男人身体也吃不消啊。”唐之杜志恩说。

    “不,我觉得不光是劳累的问题。”六合冢弥生说。

    “从她早上醒来开始,就一直在重复‘抱歉’和‘感谢’,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弥生你还真是挑诶,人家表达一下感谢之情你还不乐意了诶。”唐之杜志恩调侃地感慨道。

    六合冢弥生将手按在终端上,作势要终结通话。

    “别啊弥生,我就开个玩笑你别不乐意啊。”唐之杜志恩连忙改口,“不过说真的,你不觉得你说的小朱的状态和和谁像吗?”

    “谁?”六合冢弥生问。

    “几年前刚来一系的小朱不也是这样吗?开口’抱歉’闭口‘感谢’的,”唐之杜志恩说,“我们的监视官恐怕不如我们想象中那么完美啊,再怎么说,她也还是个小姑娘啊,一直那么坚强地活着,也总有累的一天。”

    “或许吧。”六合冢弥生说,“如果狡噛还在就好了,他或许有解决办法。我却只能袖手旁观,什么也做不到。”

    唐之杜志恩叹了口气,说:“我们能做到的,只有站在她旁边这一件事了。她是我们这个team的主心骨,没有谁能替代她,同样,也没有人能够站在她的前面替她遮风挡雨。我们只能默默地站在她旁边,祝愿她快点从瓶颈里出来了。”

    一阵沉默。

    “说起来那个蛋糕怎么样?小朱有没有夸我?”唐之杜志恩略带得意地问道。

    “虽然她向我夸了你手艺不错,但是我看她看着蛋糕犹豫了好一会儿,蛋糕恐怕很难吃吧?”六合冢弥生故作皱眉状。

    “不会吧?!!!……”唐之杜志恩绝望地大叫,“我可是照着手册一步一步来的!之前试做的那几个味道也不差啊!……”

    六合冢弥生轻轻笑了下,说:“我先挂了,你那边工作应该很多吧?”

    “别提了,”唐之杜志恩抱怨道,“二系的人刚来过,带来了一大堆资料。可是我手头上一系的工作还没做完呢……不说了,我挂啦,爱你哦♡。”

TBC.

※如果想要追文的话请回复,更的时候我会用回复的形式提醒的。
※是的lo主已经两周没更新了!瓶颈痛苦,考试更痛苦。

评论(12)
热度(23)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