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吐症候群②

——伍       懦弱之人

“你还剩下一个月。”
医生下达最后的判决书,很遗憾,是死刑。

他理所应当的接受了判决。


一年前,他患上了花吐症,直到现在还未痊愈。

在此期间,他的友人——姑且先称他为友人吧——带他跑遍各地去寻找他未知的恋人。
只要一个吻,一个来自于心意相通的恋人的吻,他就能获得救赎。

但是他们一无所获。

在这段时间里,由于花吐症的影响,他的免疫系统日渐衰退,身体每况愈下。现在的他,只能在病床上等死了。





“你他娘的是石头吗?心怎么比金刚石都硬啊?”友人坐在他的病床边质问他,“那么多姑娘,你怎么一个也不喜欢啊?”
嘴上说的虽然是责备的话,但友人红红的眼眶早已显示他此刻心情。

“我要真是金刚石做的,等我死了,你就把我卖了。这么大块金刚石,指不定能卖多少呢。也不枉你跟我在一起混了这么多年……咳咳……咳……”话还没说完,他又咳起来,咳得撕心裂肺。几片金黄色的花瓣洒落在被单上。

他指着这次咳出的花瓣说:“你看这像不像向日葵的花瓣?你还记的咱们老家门前那片花田不?每到葵花成熟的时候,咱俩就摸黑去偷人家的葵花吃瓜子。有次咱俩被抓住了,我全赖你身上,然后自己跑了,结果最后知道这事儿,我妈反倒把我揍一顿。”

“都猴年马月的事儿了,你还记得。”友人的脸色好转了些,“那次我被人家追着跑了半里路,边跑边想再也不理你这个混蛋。第二天你来找我,结果你比我还惨,你不知道我当时乐的呦……”说罢,友人笑出了声。

“那还真谢谢你啊,这么多年都没嫌弃我这个混蛋。不知道那片花田还在不在,我估计我没机会了,你哪天有时间,就回去看看,权当替我看了。”

“闭嘴,要去自己去,别跟交代遗言似的。”友人别开脸,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况且,我这辈子,再也不想看到花了。”

“你……咳……”又是一阵咳嗽,比上次还要厉害。

友人急忙抚上他的背给他顺气,伸手就去捡那几片花瓣。

他拍开友人的手,说:“你小心,这病会传染。”

说罢,他把花瓣用卫生纸包好,丢进旁边特制的垃圾桶里。

垃圾桶已堆满了花瓣。

友人不语,眼眶红的更厉害了。



一个月后,友人参加了他的葬礼。

他的故事到此结束了。

是的,结束了。

这个故事早该结束了。



他其实早就知道怎么去解决自己的病,有机会治愈他的病的人,有且仅有一人。

可惜他是个懦夫。

他渴望那个他肖想多年的吻,但是他也害怕。

他害怕他吻上去的那一刻,奇迹没有发生。

他也怕他吻上去的那一刻,奇迹发生了。


他怕那人不喜欢他。

他也怕那人喜欢他。


如果那人不喜欢他,那么他这么多年的一切都将成为一个笑话。
他怕他死了,这个笑话会成为那人的噩梦,一辈子缠着那人。

但比起这个,他更害怕那人也喜欢他。
这条路太黑太长太险,他舍不得那人陪他一起走。
他怕他们成为所有人的笑话。


不被祝福的爱恋终将成为噩梦,成为笑柄。

胆小鬼做了一件勇敢的事。

他不惜以死亡为代价,将这个秘密带进坟墓里。

但是胆小鬼毕竟是胆小鬼,这件勇敢的事,他也没能做到十全十美。

他对那人说,让他哪天去看看向日葵。

这是他最后的挣扎。

即使他知道,那人连会不会去都是个问题。

即使他知道,那人几乎不会去在意这句戏言。

但在这微乎其微的可能性中,他希望那个人能够知道——


向日葵的花语是——沉默的爱。

评论
热度(8)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