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中小记(psychopass/朱宜/宜朱)

—Ⅳ—

自从宜野座降格后,常守朱变得更加忙碌起来。刚开始那会儿,常守朱还是习惯性的向宜野座去请教,就像刚来一系时那样。但是却遭到了宜野座的拒绝。


“这是你自己的事情”,宜野座伸元如此回绝道。


常守朱知道这是宜野座为她好。如果一直依靠宜野座的话,自己就又会成为一系的拖累。自己必须学会承担一切,这样她自己才能成为拉着一系前进的存在。

但是常守朱还是有些小落寞,“现在我才知道,几个月前的我是多么的幸福。”,她曾如此叹息道。


为什么又想起了这件事呢?常守朱看着眼前忙来忙去,被自己指手画脚的宜野座不禁笑了起来。


多亏了这次负伤,自己忙忙碌碌的生活得以喘息,所以日常工作及杂事处理就全落到另一位监视官霜月美佳的肩头上。可是霜月监视官才来了不到3个月,在各种事上还是新手,就算不愿意如她,这处理工作的大任最终还是落到了宜野座的身上。


于是宜野座久违的忙了起来。因为身份的限制,潜在犯必须在一名监视官的陪同下才能行动,所以常守朱只好坐着轮椅在一旁看着宜野座工作。


“宜野座监视官,你右手边的那沓文件,对,就是那沓。这沓文件明天要交到局长那里,但是还没整理,所以就拜托你了……”常守朱坐在轮椅上交代宜野座。


“好……”←这是无力的宜野座弱弱的回答。


“我还没说完呢,你左手边的那个纸箱子,是废弃的资料,一会儿麻烦送到碎纸机哪里一份一份销毁。还有还有,一个小时后有一个监视官会议,麻烦你推我去会议室。哦对了,会议开完后再麻烦你推我去局长那里,上次的案子还没完,我要向她报告……”常守朱继续滔滔不绝地向宜野座交代。


“好好好……”←这是宜野座近乎绝望的崩溃的回答。


“嗯,我记得还有……”


“……常守小姐,虽说执行官是潜在犯,但执行官也是人啊……”还没等常守朱说完,宜野座就急忙打断了她,“再说我当监视官的时候也没这么多事啊……你这明显是公报私仇…………”


“不,我只是在执行公务而已。”常守朱回答,“而且就算宜野座你再怎么抱怨工作量也不会减少的。”


于是乎宜野座伸元不得不闭嘴忙碌他的工作去了。


公报私仇吗?从某种意义上大概是真的吧。常守朱如此想到。

原因呢?常守朱想不到。


或许常守朱没有意识到,这是唯一能够正大光明和宜野座伸元待在一起的方法。


远处宜野座伸元还在忙碌着,坐在轮椅上的常守朱看着他静静地笑了。


评论(8)
热度(17)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