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中小记(psycho pass/朱宜/宜朱)

—Ⅲ—
这已经是住院的第五天了,在常守朱的强烈要求以及软磨硬泡下,医疗部终于答应她可以出院放半天假了。

常守朱仗着自己身体硬朗要宜野座推自己出去逛逛。宜野座伸元原本是不同意的,毕竟常守朱才受过伤,还没好几天就要出来,而且住院的这几天常守朱还一直坚持在病床上办公,为了阻止她愚蠢的又固执的行为宜野座可没少费力气。
不过转念一想宜野座还是同意了。常守朱自己提出来要出去散散心,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呢。

但是……这样的散心真的好吗?宜野座伸元如此想。

本来说好的是要带常守朱出去散散心,比如公园啊植物园啊一样的地方。可是常守朱刚出公安厅的门就忽然说要请自己吃饭,搞得宜野座脑子半天没转过来。最后常守朱终于以“因为我受伤这段时间你一直照顾我,所以请你吃饭表达谢意”这种实在难以让人推脱的借口把宜野座伸元拐走了。

如果是半年前的宜野座监视官,恐怕会一直纠结常守朱为什么要请自己这件事吧?可惜现在的宜野座伸元不再是以前那个神经纤细的监视官了。面对常守朱出乎意料的邀请,他只能淡然答应。

明明有那么多的【为什么?】,但到最后还是默默地吞进肚子里。是说自己摘去锋芒变得圆滑了呢?还是说自己已经习惯这种对自己对别人都好的处事方法了呢?呵,自己还真是越来越像父亲了。宜野座如此自嘲道。

“到了。”常守朱提醒道。
“呃……”,看到目标地点,宜野座伸元感到不可思议,“你确定是这里没有错?”
宜野座伸元本来想常守朱会带自己去家庭餐馆一样的普通地方,但是,这地方也太普通了吧?!——宜野座伸元望着眼前的不起眼的关东煮摊子远目……

常守朱似乎是看穿了宜野座伸元的疑问:“嘿,你可别小瞧这个地方,真正的美味可是常常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呢。”

说罢,两人入座。

“老板,像往常一样的那个套餐,来两份”,常守朱好像和摊子老板很熟。继而她又补充道“一份要不辣的,我的朋友不吃辣。嗯……再热一壶清酒。”

“两份都不要辣,清酒也麻烦不要了,谢谢了。”宜野座急忙打断常守朱的话,转过头微微斥责常守朱,“你还受伤着呢,又是喝酒又是吃辣你不要命了吗?”

“呃……我酒量很好的……吃辣也没有多大关系吧?……”常守朱偏头支吾着,没有说服性地辩解道。

“总之就是不行。”

“好吧好吧……随你啦……”

老板在摊子后面忙着,一边收拾,一边和常守朱对着话。“呦,小姑娘你又来啦。好长时间没看见你了。”
“嗯,确实是很长时间没来了。前阵子我出了点事。”常守朱回应道,“不过一闻到老板这么美味的关东煮我觉得连身上的病痛都要全部忘掉了哦”
听了常守朱的夸奖,老板不由得喜笑颜开:“嘿嘿,那可是!现在手工的料理越来越少,我敢说整个厚生省像我这样的关东煮摊子没有几家。”说罢,又朝宜野座伸元努努嘴,“这位是?”

常守朱答道:“啊啊,忘给你介绍了,这位是我的同事。因为一直心心念这里的关东煮所以我就也把他带来了。”

老板嘿嘿笑了两声,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我就说嘛,哪个小姑娘会带着男朋友来吃关东煮的?刚开始你带他来的时候我还诧异了一下。”说罢,老板又到摊子后面忙活去了。

被无视了半天的宜野座伸元终于开口了,“看来你是经常来这家店了,跟老板都混熟了。”

“确实啦,前一阵在这里办案子,常常来这里吃。一来二去就和老板混熟了。”

“我就说嘛,你干嘛来这么远的地方吃关东煮。”

“好吃的关东煮来啦!”老板端上两个盘子,食物的诱人气味扑面而来,引得人食指大动。

“我开吃啦~”常守朱做出一副食欲大开的样子,开始进食。
看到常守朱这么有精神,宜野座伸元像是放下了什么,也拿起筷子,双手合十,说:“我开吃了。”

常守朱说的没错,这里的关东煮的确美味,让人想起了儿时母亲的饭菜。不,实际上味道倒并没有多么像儿时母亲的饭菜,但是一吃到这手工制成的料理,让人不由得回忆起当年母亲背对自己在厨房前忙碌的景象。
一提起母亲,宜野座伸元不由得心下一沉。不过他又转而摇摇头,忘记这些事情。纵使有多么伤悲,到底也是过去的事了。

一边吃着关东煮,和宜野座伸元聊了一会工作上的事,常守朱忽然打断,说:“抱歉,我稍微去一下附近的洗手间。”
“要不要我推你去?你腿脚不便啊。”宜野座伸元有些担心常守朱行动不便。
“如果你不怕长时间站在女洗手间的门口被看成变态的话就没问题。”常守朱打趣道,“没关系啦,我只是坐轮椅而已,又不是残疾了,宜野座你不用这么担心我的。”
常守朱给老板结了账,然后坐着轮椅走了。

看着常守朱熟练的操纵着轮椅远去的背影,宜野座才放下心来。
常守她……今天感觉不对劲……?
或许是自己多想了,宜野座伸元摇摇头,决定忽略这件事。

熟练的控制着轮椅穿过几个巷子,确认宜野座伸元没有跟上来之后常守朱终于松了一口气。
沿着自己确认了无数遍的路线,常守朱来到了一个小巷子里。
巷子里满是灰尘和垃圾,看来这里被遗忘了很久。
巷子深处有个小门落了锁。小门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可是锁头上的灰尘却像是才落上去的。
这小小的发现让常守朱眼前一亮。
但是她却并没有试图推开小门,而是转头去翻旁边的垃圾。不一会儿,一个脏兮兮却还在运转的摄像机被翻了出来。

这个摄像机是她受伤前就设置在这里的。这次案子追捕的犯人经常偷偷来这里,但是常守朱却没有将这个线索报告给上面。这次案子追捕的犯人很特殊,他的pp值并不高,但是一看到警/察就跑,反应有点过于大了。经过一番搜索,常守朱发现了这个地方,而且发现不只有犯人一个经常出入这里,于是常守朱决定不打草惊蛇,而是放长线钓大鱼。
为了防止犯人发现,常守朱放弃了使用需要联网的摄像头,而改用传统的摄像机。也就是在她布置完摄像机后,在回来的路上遭到了袭击。令人庆幸的是,对方并没有发现这个摄像机。

摄像机到手后,常守朱又匆匆往关东煮摊子赶。
这时候常守朱才意识到一个问题——怎么和宜野座解释这个摄像机?
总不能等结案的时候告诉他吧?如果真的这样……常守朱仿佛已经能看见宜野座堪比包公的黑脸了。
况且就算宜野座原谅了自己任性的行为,可是这次吃饭又算什么?借出去吃饭之便完成工作任务?谁会信啊?怎么看都像是自己为了拿摄像机利用了宜野座……虽然这也是一部分事实。
真是……苦恼啊……
明明不想让伙伴担心,却又利用了伙伴的信任。

常守朱的手不自觉地伸向口袋里的烟,等到她意识到的时候她又急忙将烟塞回去。
不能让宜野座先生发现自己抽烟的坏习惯……否则会让他担心的……不能给宜野座添麻烦……
一种名为纠结的感情萦绕在常守朱的心头。

其实常守朱请宜野座伸元出来吃饭目的不仅仅是因为表达感谢和这个摄像机。
仅仅是……不想要让对方担心罢了。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自己能够成为一系的顶梁柱都是因为大家的支持,正因为如此,她才不想让大家为自己操心太多事。
尤其是宜野座伸元。
宜野座伸元,前监视官,在一次任务中丧失了自己的父亲,自己的好友,还有自己光明的未来。如此的他却仍待在一系,协助自己的工作。
常守朱觉得诸位同事中自己最对不起的就是宜野座。当自己从西比拉口中得到【宜野座在消耗】的信息时就已经晚了,直到这时,常守朱才发现,其实平常看似严厉的宜野座才是最护着自己的存在。刚来一系的自己经常由着性子和狡啮胡闹,胡闹的结果就是宜野座受到上级责备然后负全责,而自己却和没事人一样。每每想起这样的事情,常守朱总是感到无地自容。
说到底自己还是那个吊车尾的。
这种情况在宜野座成为执行官以后还是没有改变。
明明想让他不再担心,可是自己又总是频频出状况。
这样的自己……简直糟透了……

为了不让他担心自己的精神状况,专门请他出来吃饭,自己再装出一副【没问题我很精神】的姿态。本以为这样就能让他不再为自己头疼,可是却没有想到自己无意识中为他添加了新的麻烦。

糟透了……糟透了……糟透了……

常守朱的心情陷入了低谷。

“喂!这边!”远处宜野座挥着手向自己打招呼。
习惯性的扬起嘴角,这样的失落的样子绝不能让宜野座看到。于是常守朱也挥挥手以示自己马上过来,顺便给自己换上微笑的面具。

一路上,常守朱和宜野座伸元聊个不停。话头总是由常守朱带起。虽然聊天的内容有点无聊,不过总算是找到话题聊了。

但是宜野座却显得有点沉默。

终于,常守朱再也找不到话题可以聊了,毕竟双方只是同事关系,交集也仅限工作。
一时间气氛有点尴尬。

可是这时宜野座伸元却开口了。
“其实我都知道的。”
他的声音有点冷冷的。
常守朱忽然紧张了起来,她怕下一秒宜野座说出口的,是对自己感到失望的话语。

“明明说出来就好了,不要都憋在心里。什么都不说的你才是让人最担心的。”宜野座把头扭过去,说道。
“我知道你不想让大家为你担心,但是你也不必强颜欢笑。说出来,就什么都没有了。”
宜野座伸元的话让常守朱感到害怕,又让她感到欣喜。其实常守朱最害怕让宜野座他们看穿自己佯装欢笑的外表,可是此时宜野座的话语却又抚平了她内心的那道伤疤。

“所以,现在你有什么对我说的吗?”宜野座向常守发问。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笨蛋,你今天太话唠了,正常人都能看出来。”

常守朱不禁笑起来:“原来如此啊!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宜野座的眼睛呢。”

“所以呢?你至少给我一个回答吧。”

常守朱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定决心般地看着宜野座。
“以后我还能任性的胡闹吗?”

“当然可以,这是你的自由,常守监视官。”

“可是我会给你们添麻烦啊!带着你们一起胡闹,或者把责任全部推到你们头上,这样怎么行?”

“笨蛋,一起胡闹的才算伙伴啊。一个人全部担着才是不像话。”

“宜野座……”

“有什么感动的话还是回去给六合冢她们说吧。”

“不,宜野座,我想说的是这个→”常守朱从包里拿出摄像机,将它递给宜野座伸元。

“这是什么?脏兮兮的……”宜野座低头检查手中的物品。

“这个啊……是用来胡闹的玩具哦。”常守朱如此一本正经的回答。

在看了摄像机里面的东西之后,宜野座不禁捂脸“你又胡闹了……”
“嘛,算了,既然是伙伴,胡闹也应该一起的吧?”宜野座伸元向常守朱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宜野座……你知道我现在感动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吗?”

“可是从你的脸上根本看不出来好吗?”

“嘿嘿”

“别光顾着嘿嘿啊……你快想想怎么对付上面啊!”

“好好!我明白了,宜野座执行官!”
此刻常守朱脸上显露的,是宜野座伸元这半年来从未看见过的,发自内心的微笑。

宜野座伸元看着常守朱久违的微笑忽的失了神——
时间倒回到半个小时前的关东煮摊子。

“你不是那个小姑娘的男朋友吧?”老板冷不丁的一句让正在吃饭的宜野座伸元差点喷出来。

“不是。”宜野座斩钉截铁的回答。

“哈哈,其实我也觉得不是。”

“……”宜野座无语了。

“别怪老板我多嘴呦……这些话你可别和那小姑娘说。”老板清了清嗓子,开口“我能看出来,你的确不是那个小姑娘的男朋友。不过小姑娘对你的待遇可比对她男朋友好的多哦。”

“此话怎讲?”

“其实我和那个小姑娘并不是很熟,她确实是这里的常客,但是每次来都只是点一点东西和清酒,吃完就走人的。”
“我曾试图和她搭过话,可是她一直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这里,”老板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她的这里一直是皱着的。”

“那个家伙……”宜野座似乎明白了什么。

“可是今天不一样,她刚来的时候我还以为看错人了。”老板接着补充“她和你有说有笑的,我还以为你是她的男朋友呢。毕竟女孩子在不高兴的时候遇到男朋友时才会开心嘛。”
“可是,她的眉头还是紧蹙的。”
“所以我说你不是她的男朋友。”

“……”宜野座若有所思。

快到常守朱回来的时间了,他向老板打了个招呼,然后向她离开的地方前进。

那个笨蛋……
常守朱很聪明,很坚强,有才干,而且心灵也是少有的纯洁的颜色。可是这不能掩盖她在某些方面是个笨蛋的事实。
其实宜野座伸元早该发现的,常守朱就和自己那时一样,明明心里有很多事,可却又藏着掖着,不让别人发现。【不让别人为我担心】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说说也就算了,如果真的一直这样下去——宜野座伸元不由得眼下一暗——常守朱就会同那时的自己一样。

智者学历史,愚者靠实践。

宜野座伸元他自己已经是实践的牺牲品了,他不允许自己的后辈也成为同样的牺牲品。

如果那时候早一点和大家说明白——如果在宜野座伸元当监视官的时候他就能和大家好好交流,比如和父亲谈谈心,比如和狡啮聊聊天,哪怕偶尔和滕一起打游戏也好,可能都可以阻止他的消耗。
可惜没有如果。
所以,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在自己的后辈身上发生。

远处,常守朱回来了。宜野座向她招招手。
那个家伙强颜欢笑的样子,真是像极了那时的自己。
真是个……大笨蛋!


评论
热度(15)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