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中小记(psycho pass/朱宜/宜朱)

—Ⅱ—

“宜野座?”
病床上的人总算是醒来了,她的嗓子还有些嘶哑,大概是太久没有说话的缘故。
“呃……头好疼……我这是在医院吗?”

“嗯”,宜野座伸元回复道,“医生说你的伤虽然很重,不过没伤到脏器,不要担心,再过两周就好了。”

“两周?我的天,你是说我要在这里待两周?”常守朱几乎叫了出来。

“你适可而止吧,就算工作狂如你,也不能不顾及一下身体吧?”宜野座伸元有些无奈了,毕竟面对这样的常守朱。他总是有点吃不消。“看来医生是对的,真应该让你放几周的假,去清理清理你那只知道工作的大脑。”

常守朱掩面,只能屈服道,“嘛……算了……反正不养好身体宜野座你也不会让我出去的……真是的……”

“你那对付老妈子一样的口吻是什么意思?”

“不不不,一定是你听错了,宜·野·座·老·妈·子。”

看着常守朱一本正经地吐出这话,宜野座伸元几乎一下子背过气去。

“不说这些了,先聊一聊这起案子吧。”常守朱转换语气,又回到平时的状态。

宜野座伸元望着常守朱全身上下的石膏板和固定用的支架,正准备制止常守朱继续这个话题:“可是……”

“怎么了吗?没事的话请继续对这起案子的说明吧。”常守朱看着宜野座伸元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大概是猜到宜野座在想什么,于是她立刻打断了他的话。

“不,没什么。”宜野座在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

最终宜野座伸元还是放弃抵抗。
“这次案子的大概想必你已经了解过了,但是还有几个疑点,比如…………”

常守朱认真地听着宜野座伸元的叙述。整个病房只剩下“滴——滴——”的仪器声和宜野座伸元的声音。

评论
热度(12)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