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中小记(psycho pass/朱宜/宜朱)

—Ⅰ—
病房里开着冷气。
宜野座伸元缩在病床旁的椅子里,默默盯着病床上的人。
可能是冷气开的有点大了,宜野座搓了搓手,将外套紧紧攥了攥。然后他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起身掖了掖病床上的人的被子,然后重新缩回椅子,恢复了他几个小时以来保持的姿势。

“滴——滴——”荧光屏上的亮点一闪一闪,冰冷的提示音回荡在空旷的病房中。
各种精密的医疗器械由错综复杂的数据线相连,重重包围住病床上的人——她是宜野座曾经的后辈,现在的上司,也是和他一同经历过生死并存活下来的战友,常守朱。

有人说,睡梦中的人才能卸下伪装,展现自己最真实的一面。
宜野座现在对这句话不能再赞同。
因为这是他自半年前的【槙岛圣护事件】以来,第一次看见她的表情这么柔和。
现在躺在病床上的她正陷入昏迷,虽然身体已无大碍,但是精神力仍然不足。也正因如此,她才没有多余的力气去伪装自己。熟睡中的常守朱比平日中的那个喜欢用微笑和淡定的来隐藏自己真实想法的常守朱更真实,也更令人心疼。
平日里的常守朱像是敷了一层薄冰,虽然近在咫尺,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呈现在你眼前,但是却给人无法触及的感觉。你看得见薄冰的那一边,却碰不到那一边;薄薄的冰面散发着寒意,将真与伪分隔开来,即使近在咫尺,也遥不可及。
可是现在,躺在病床上的常守朱像一个孩子一样沉睡着,脸上拒人千里的面具被卸下,真实的一面展开在眼前:一头短短的褐发有些散乱的散在枕头上,不似平日里的那样干净利落,有几根反倒还翘了起来;面部的肌肉也从紧绷的状态下松弛下来,眉间也少了一个个的若有若无的“川”字。少了一分冷漠和锋芒,多了一分平和和恬静。这样的常守朱就像是刚来一系时一样,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不知残酷是何物,不知死亡是什么滋味,也不知人心比杀戮更加可怕。
这才是真正的常守朱,宜野座伸元这样想。
宜野座伸元在这样想的同时也深深地明白,即使这样的常守朱才是真正的她,常守朱也不会变回原来的那个她了。

他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

这样的常守朱更值得他信任,更值得他依靠,就像从前依靠狡噛和父亲那样。

即便如此,宜野座伸元还是想念以前那个经常让他头疼的小女孩,想念那个有些愚笨和天真的小女孩。

一些人,一些事,终究是回不来了。

评论
热度(18)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