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测试真的神奇,太准了些。】

  引玉一生都活在权一真带来的阴影中,他被逼的无处可逃,只好织了一张茧,无视过去的伤痛,将自己隐藏进去,企图躲避权一真的寻找,和自己内心的对自己谴责。这张茧为他带来了庇护,像是伤口上的纱布:纱布不过是冠冕堂皇的遮掩,纱布下的伤口得不到医治,仍是在溃烂和恶化。

  权一真活的直白,简单;本是一根筋走一条路的家伙,却因为另一个人停下了脚步。他不懂为什么师兄会离他而去,更不懂为什么师兄会恨他,他的性格注定了他永远也不会明白。如果遗忘这一切他的生活会更简单和快乐一些,不会为师兄的离去而烦恼,不会为他人的误解而恼怒。但是他选择了信任,选择了寻找。

  严冬来临,处处是寒冰与雪,他们也就这样僵持了百年。

  一段无解的孽缘,像严冬未落之雪,没有结局,就那么冻在枝头上,不会融化,不会降落。

  不过还好,寒冬之后是暖春。

评论
热度(60)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