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引片段

※现paro,我忘记啥时候写的了,所以我也忘记以前要写的啥结局了……就当个片段看吧

01
  第五次按掉闹钟后,引玉终于想起来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做“静音模式”。

  引玉自己也知道,在大脑被烧的一塌糊涂的情况下,最佳处理方式绝对不是窝在床上,假装自己只是想多睡个懒觉。

  但是现实是如果自己要去医院,得先下床穿衣服,叫出租车,去医院挂号,然后和老板请病假,给下属交代昨天的工作,处理一系列麻烦且头疼的事情。

  于是引玉选择继续睡着,任由热度烧断了自己的最后一线理智。
  半梦半醒间,回忆与现实交错,有的没的通通入梦,无论是自己想记得的还是不想记得的,都如同走马灯一样在眼前上演。
  一片混乱中,引玉又看到那个人的身影,再熟悉不过的标志性卷发,让人下意识就想要逃走。

  “师兄”
  那个人开口。

  只一声,便将引玉从噩梦中惊醒。

02

  一打开房间的门,权一真就看见蜷缩在床上的引玉。
  引玉看起来很难受,眉头紧皱,双手双腿死死绞着被子,仿佛这样就能减轻痛苦一样。

  权一真觉得有些不对劲,立即上前用头抵着引玉的额头。
  实在是太烫了。
  权一真低低叫了一声“师兄”,这一声仿佛炸雷,引玉瞬间醒来,眼睛惊恐地盯着权一真,仿佛看到了什么洪水猛兽。

  “你怎么进来的!”
  “师兄你怎么了?”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然而谁也没有先回答对方的意图。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现在和我去医院!”

  权一真死死盯着引玉,眼神颇为凌厉。僵持了一会儿,引玉打起了退堂鼓。
  引玉只好叹了口气,别开头避过权一真的视线,说:“有点难受,睡一会儿就好。你现在告诉我你怎么进来的。”
  权一真说:“我在你家门口的地毯下面找到了钥匙。”
  引玉有些难以置信:“所以说你怎么知道我的钥匙藏在……”话说到半截,引玉也知道答案了,他一向有藏钥匙的习惯。

  权一真说:“我以前总丢钥匙,所以你把钥匙藏在地毯下面,怕我进不了门。你忘了吗?”

  “哦,是吗?我确实忘了。”往事从脑中闪过,引玉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说:“现在滚出去,立刻!马上!”

  权一真恍若未闻,将引玉从床上拉起来,试图将他背到背上。
  然而引玉并不配合,怒道:“你要干什么?”
  权一真理所当然道:“去医院。”
  引玉:“我自己有腿,你……”

  说罢,引玉的身体却不争气地又瘫到床上,他实在是没力气支撑起身体,和权一真吵已经用尽了他最后的一点精力了。
  即便如此,他还是重复了一遍:“从我家出去!”

  权一真依旧我行我素,一手把引玉拽到自己背上,一手捞起一旁的小毯子,塞给引玉让他披到身上。

  “你他妈倒是听一句我的话。”引玉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只不过中气不足的声音削弱了他的气势,让他此时看起来更为虚弱。

  见抗议无用,引玉只好用行动来表达自己的拒绝。推拒之中引玉撞到了权一真的胳膊肘,随即发出了“嘶……”的一声。与从前不同,权一真早已不是那个跟在自己身后那个屁颠屁颠的小屁孩,成长为了一个结结实实的男子,身上都是硬邦邦的肌肉与骨骼,硌得引玉生疼。

  于是权一真只好把引玉放下,揽起他的脖颈与腿弯,抱了起来,说:“师兄现在还难受吗?”
  这根本不是难受不难受的问题好吗?引玉内心疯狂咆哮,要被认识的人看见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怕不是这辈子的脸都要丢完了。虽然想再抗争几句,但是自己的身体情况并不允许自己再如此闹腾下去,引玉只好作罢,任着权一真来。

  反正这家伙很可靠,虽然脑子不太灵光,由他去吧。

评论(2)
热度(73)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