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引随笔

01

  夏夜,已是三更,虫声窸窸窣窣隔着门扉传来。
  引玉终于放下了手中的书,准备入睡,就在这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师兄。”,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怎么了,一真?这会儿你还不睡吗?”引玉忙扯了件外衣披上,打开门。

  门外是抱着枕头的权一真,眼神迷离,说:“睡不着。”

  引玉笑道:“我看你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怎么像是睡不着的?”

  权一真说:“挤。”

  引玉心中了然,大抵是其他师兄弟们又欺负权一真,趁他晚回寝舍,就把他的位置占了去。

  引玉侧身,让权一真进来,说:“你要是不嫌弃,今晚就在我这里凑合吧。”

  引玉的寝舍虽小,但毕竟是大弟子,不必和其他人共住一起;权一真还是个小孩儿,两个人挤一挤,还是能睡下一个床的。

  权一真道:“好。”说罢,就着引玉的床倒头就睡。

  引玉无奈地笑笑,推了推权一真,说:“别急着睡,起来,把衣服脱了再睡。”

  权一真假装没听见,一动不动。
 
  引玉只好假意恐吓:“起来换衣服,要不然就以后就不让你睡这里了。”

  权一真这才不情不愿地爬起来,胡乱地脱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大半天,竟是连腰带都没解下来。引玉只好上手帮忙,替权一真脱下并叠好衣物,拉上被子,才睡了去。

02

  还未见过周公的面,引玉却惊醒。一抬眼,权一真瞪大眼睛直愣愣地瞧着自己,双臂死死地环着自己的腰,似是被魇住了。

  这让引玉吓了一跳,便问:“一真?你怎么了?”

  权一真不做声。

  待引玉连问几遍后,权一真突然把头埋在引玉怀里,闷闷地说:“做了噩梦。”
 
  引玉笑笑,安慰道:“梦里都是假的,假的真不了。”
  感到怀里的权一真轻轻地点点头,他又说:“你平时天不怕地不怕,梦见什么了?能让你怕成这样。”

  权一真皱皱眉头,答:“不能说。”

  引玉看权一真一脸认真的样子,也就没再追问下去,只是轻拍几下权一真的后背。

  因为哪个什么什么师兄说过,梦说出来了,就成真了。权一真如此想到,但是没有说出来,只是紧紧地抿住嘴。

  梦到的东西乱七八糟,全是刀光剑影,虽然平时权一真爱舞弄刀剑,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什么好事。刀剑向他砍来,他避之不及,眼看那刀剑要劈下来,忽然眼前一红,另一人挡在他前面。

  权一真看不清那人的面庞,只知道自己非常非常难受,胸口撕裂一般地痛。明明倒下的人不是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受呢?

  再后来,他又梦见那个人活了,他高兴地向那个人奔去,还未近那人身,那人像躲着自己一般就跑掉了。
  怎么找也找不到,最后权一真终于知道自己把人弄丢了。心里空落落的,只觉胸口有个大洞。

   再抬眼,就是师兄引玉。不知怎的,权一真心中的大洞被堵上一般,痛苦和难过瞬间灰飞烟灭,似乎不曾存在过。

03

  师兄说,梦里都是假的,假的真不了。

  权一真想着这句话,安然入睡了。

  又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惊醒,师兄的话在耳畔回响。

  梦里都是假的,假的真不了。

  师兄说的果然没错,权一真苦笑。

  权一真又紧了紧怀中锁着魂魄的器皿。

  师兄呀,求求你让它变成真的,好不好?

 

 

评论(10)
热度(78)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