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权引]被自己讨厌的人表白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3)

 被自己讨厌的人表白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3)

(1) (2)

※知乎体
※现代paro

———————6月16日·更新———————
最近几天真的刺激。
还是老规矩,捡评论区重点问题统一回复。

很多知友都回复了自己的相似经历,或者说了周围有性格也如此让人头大的朋友的故事。
我只能说大家加油吧,有些事是避免不掉的,希望大家面对相同的情况能够果断一些,而不是像我一样优柔寡断。

不说了这个了,我还是说一说最近的情况吧。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我的师弟,不,现在他的身份更新了,应该叫“我的邻居”,或者“我的同事”。

前一段时间,他变得很老实,不堵我门了,也不再纠缠我,我以为他看开了。事实是,他那段时间很忙,所以没空堵门,以至于给我了“他放下了”的错觉。

至于他在忙什么?

当我周一去上班,一开门发现他住我隔壁,和我笑嘻嘻打招呼,然后一路上又发现我和他同路,最后还竟然进了一栋写字楼的同一层的同一个门。

真的好巧啊,呵呵。

我知道他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性格,只是我没想过有朝一日他能把这种精神用在我身上。

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日常:

早上8点准时出门,师弟也刚好出门,和我打招呼。
(但是我故意走早一个小时或者迟到一个小时走,他也是“刚好”出门。)

上班途中,挤地铁。以前可能是挤地铁,现在是挤师弟,他每次都挤得我无法呼吸。刚开始我还有一些不必要的担心,怕他对我有过多的肢体接触,但事实是他相当老实。

上班打卡,工作。我是老板的秘书,他在产品开发部门工作,基本没有太多的交集,只是偶尔被堵在茶水间里被同事看到非常尴尬。
(更尴尬的是有一次同事问我和我师弟的关系,我说不认识,他回答关系特别好。同事一脸“有故事”的表情打量我们让我有些不舒服。)

中午吃饭,我一般是在我办公室吃盒饭,所以我师弟也一般在办公室吃盒饭,对,我的办公室。他饭量很大,而且像个小孩一样,总是把饭菜掉到桌子上。他占了我的办公室当食堂不说,我还得清理他的垃圾。最令人可气的是,我居然真的帮他收拾,而不是一脚把他踢出我的办公室。

吃完饭后有半个小时的午睡时间,我一般很忙,中午这半个小时也是义务贡献了给工作。他则是占着我办公室里的简易床(我有时会在办公室通宵)睡午觉。

下午工作,谢天谢地,只有工作时间我和他才不会见面。我从来没有如此爱过我的工作。

晚饭,我工作忙,还是在办公室吃,依然,我师弟还是在我办公室吃饭。

晚上加班,对我来说是常事了。(在此吐槽一下我的老板,虽然我们老板付工资很慷慨,但是总是一言不合就丢工作走人这点给我带来很大困扰。)我师弟也要加班,但是总得来说比我少一些。他总是等我下班了才和我一起走,我是真的不想……但是实在甩不掉他。

晚上坐地铁回家。晚上地铁空荡荡的,但是他还是要挤着我坐,让我很无语。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半个月了,我现在迫切地希望有出差或者什么能让我远离他的工作。

几次我想和他认真谈一谈,都因为我这样和那样的原因泡汤了。我明白自己躲不过的,早晚有一天我要和他把事情说清。

唯一一次和他算是正经的交谈是在他还没搬到我家隔壁,他堵在我家门口问我为什么不肯见他。
我告诉他是因为我讨厌他所以不见他。
他又说以前我们之间有误会,我其实不讨厌他。
我说我和他没误会,以前发生的事都是真的,讨厌他也是真的。
然后他说他是真的喜欢我,他做错了什么他可以改,这次找到我就不会和我分开了。

我讨厌他,过去对他做过过分的事,我们之间没有误会,错都在我。
他一句话也听不进去,我也一句话也不想说。
这样无意义的对话实在是无法进行下去。无论我说什么他也不会听进去,如同对牛弹琴。

从那次对话之后,他就再没和我提及过去的事或者他喜欢我的事,不知道他是懂了没懂。

我希望他懂了,但如果他懂了,又为什么不走开呢?
这次换我不懂了。

———————6月16日·截止线———————

tbc.

评论(28)
热度(184)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