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权引]被自己讨厌的人表白是一种怎样的体验?(2)


被自己讨厌的人表白是一种怎样的体验?(2)

(1)

※现代paro
※知乎体

————————5月28日·更新———————

今天一打开知乎,我被这么多赞和评论吓到了……
谢谢你们关注我的故事。

前几天都在忙着和师弟斗智斗勇,一直没机会更新。
评论太多,我就不一一回复了,挑几条比较典型的回答一下。

评论比较多的是,呃……希望我和我师弟在一起?觉得我和我师弟很配???
无语……我不知道你们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我一开始就说了,我很讨厌我的师弟,我们在一起根本不可能。我和我师弟不是小说也不是故事,是现实中存在的人,我们之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不会因为“很配”这个原因就莫名其妙的在一起,所以请停止你们的妄想。
其次,我和我师弟也完全不配,完全。

貌似有很多知友想看我接着写我和我师弟过去的故事。
其实我是不大愿意讲的,就如同我上次说的那样,这条回答我也不是很愿意写,只不过题主的遭遇让我想起了一些事情,头脑一热写的。
过去很多事情,我本想让它过去,但是事实是,它们并不会合我心意,反而会自己找上门。
过去的事情我会陆陆续续写一些,但是希望大家不要问的太多。抱歉,在此谢过了。

最后有知友问到我师弟喜欢我这个问题。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而且也不想面对这个问题。
被人喜欢我会很开心,但是如果这个对象是我师弟……就另当别论了。

说一下近况吧,最近我师弟老实了许多,不知道是想开了还是在密谋什么,不过我相信不是后者,因为他没有那个脑子。
有时候我真想给他心上扎几个眼让他多长几个心眼。他这种人,说好听是直率,说不好听就是缺心眼。

我本来最近想约他出来,好好谈一下。关于我和他之间的事,以及过去的事情。但是我实在没有这个勇气,我对他的惧怕和厌恶已经远远胜过了我的理智,面对他我无法静下心来说问题,只能本能一般的想要逃跑。

接着讲过去的故事吧。

当时我师弟以高于录取线六十多分的成绩进了我们专业,这是一件非常神奇以致奇葩的事情。这个分去一个高一档次的大学完全没问题,闭着眼睛随便选一个都是好学校。就算他钟情于我们学校,也应该去报我们学校王牌专业而不是我的这个专业。我的专业不算烂,但是资源也不是最好的,根本比不了隔壁的王牌专业。
另外,他是高二考的大学,而且他入学早一年。这就等于说他当时才十六岁就考了大学。这已经不是一个“很厉害”就能形容的了。
这导致还没开学,整个学院都知道大一新生里有个神童学弟了。

当时我还很担心他,他的性格非常的直,和他说话没有不被呛死的人。我曾经还非常自信,觉得自己可能是唯一能和他正常相处的人,但是到头来,我却是被他伤的最深的人。
我怕他过刚易折,和人交往过程中免不了圆滑处世。但是我这个师弟天生不知道圆滑两个字怎么写。

迎新的时候,我去帮他搬行李,他家里情况我不太清楚,只知道他来我们学校的时候只有一个人,没有亲人送他来。
帮他收拾好宿舍,给他交代了许多注意事项之后我就准备走了。
这时一群大二的过来扫楼,大家懂的,学长学姐的扫楼发宣传单安利自己的组织和社团,这都是惯例。
但是人家刚进门,还没讲完自己组织叫什么,我师弟就打断了人家,说自己不需要,请他们出去。
一时间气氛很尴尬。
来扫楼的有男有女,大家脸上都很不好看,只有我师弟一脸坦然,觉得这是理所应当。

当时一个学姐拦住了一旁正要发作的同学,打了个圆场,我也在一旁替他道歉,说他就是这个性子,没有别的意思,气氛才算缓和下来。
临走的时候,有人在旁边半提醒半威胁地说了一句,内容大概是“以后都是学长学弟,需要帮助的地方有很多,希望还是给个面子,别以后见了不爽利”
然后我师弟想也没想回了句“干我何事”,幸亏话说一半被我怼了回去,没让那个人听到。

之后我师弟还特无辜地问我,为什么要阻止他。我也是不忍心说他,只轻描淡写地说他这样做不好,下回注意就是。

然后他对我说“我有学长就好,他们都无所谓的。”

当时的我啼笑皆非,只觉得我这个师弟雏鸟情节太严重,过于信任我了。但是又觉得被师弟依靠也没什么,师弟有我护着也挺好的,这是我的责任,我甚至对这种无条件的信任感到欣喜,所以也没有纠正他这个观念。
现在想起来,都是细思极恐,不敢多想。现在的我一方面恐惧他,一方面也唾弃我自己。我恨不得和他天涯海角永不相见,但是有时又会想起我们过去的一些不那么讨厌的回忆,觉得自己有愧于他。现在他又向我表明了心意,这更加使我陷入两难的境地。

之后一段时间日子过得很平和,无非是吃饭学习睡觉,和师弟讨论问题,给师弟料理麻烦。
给师弟处理过的麻烦数不胜数,我在学生会当一个部长,人缘还算可以,交际面也算广的。平常听说他和谁起了冲突和谁打架,我去调解还都能解决问题。
最厉害的一次是他和导员闹矛盾,好像是导员支他去干什么麻烦事,他不但没去,还当众怼了导员。导员当时就撂下狠话说让他大学四年好看。
之后怎么解决的我也忘了,只记得当时是快期末了,我一边忙着考试复习,一边摁着他去给导员道歉,整天跑办公室挨批,忙的焦头烂额。
这头受导员的气,那头还得跟他讲如何和导员相处,他那个脑子,油盐不进,道理一点都听不进去,还问我明明导员有问题为什么反而是他错了。
我也知道,错不在他。但是在这个社会,谁不懂得圆滑世故,谁就是错的。这个道理,他一辈子都不懂。

放假之后成绩出来的时候,果不其然,我挂了一门课。
那是我挂的第一门课。
当时的我很崩溃,又委屈又难受。学了一学期,没逃课没逃作业,仅仅因为期末复习不到位就挂了,实在是难受。
我一直有考研的打算,挂了一门课,起码保研这条路就封死了。

当时我一个假期都没理他,他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理他,以为我是因为挂科心情不好不愿意回消息,还破天荒地“安慰”我,说一些再接再厉之类的话。我差点没当场去世。

我想和他吵架,但是也知道这架吵不起来,因为归根结底是我的问题,错不在他。况且和他讲也讲不明白,他永远不会知道我到底在纠结什么在生气什么;只会貌似认真地听着,然后下次再犯同样的错误。

他每次喊我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让人忍不住去亲近。但是时间一长,我渐渐明白即使是天真无邪,也能刺的人遍体鳞伤。

———————5月28日·截止线———————

评论(18)
热度(252)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