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权引]被自己讨厌的人表白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1)

※知乎体
※现代paro

被自己讨厌的人表白是一种怎样的体验?(1)

匿名提问者:
今天收到了来自我很讨厌的一个人的表白,我很矛盾,虽然立即拒绝了对方,甚至差点恶语相向,但是内心又十分愧疚,不知如何处理。请问有相同体验的答主们遇到这样的情况是如何应对的?

关注:1462人  13条评论  59个回答
——————————————————

平平无奇路人甲:
3k赞同·157条评论·1年前

谢邀。

我和题主的境遇类似,而且也没有寻找到问题解决的答案,在这里记录一下过程,权当是给题主的参考了。

先介绍一下我自己,已工作,在一家私企担任老板秘书一职。
另外一位主角,我的师弟,从高中就是一所学校的,大学还是我的直系学弟,曾经同一个导师门下。
两位主人公都是男性,觉得有不适应的就直接右上角叉掉吧。虽然我自己可能更想叉掉这条回答。

就在上周,我躲着多年不见的师弟不知道从哪得到我的消息,从外地溜到我所在的城市,跑到我家门口堵我。
原本我以为他是来找我寻仇的,结果他一上来就是个熊抱,然后嘴巴凑上来朝我嘴上乱蹭。

神他妈?!!我当时的心情何止崩溃二字能解释???

这位师弟我讨厌多年,我不但在他面前直接表露过我的厌恶,而且我当年对他阴差阳错地做过非常过分的事情,严重到差点出了人命。我和他重逢只有“寻仇”二字能够准确描述,但是谁能知道是这种狗屁展开???(抱歉说了脏话,但是我实在忍不住了)

之后他说了一大堆话,无非“我很想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开”“我们之间有误会”之类的狗血言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琼瑶剧的主角。

但是恕我直言,以我们之间的关系,他没一上来捅死我已经是万幸。而这种展开是始料未及的,不仅是荒谬的,还是可怕的。

我根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的师弟是怎么想的,看见他的脸我只感到烦躁和害怕,只想躲得远远的。

就在他说完“师兄我很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之后,我终于突破他的重重包围,把他关在了门外。

之后几天我仍处于恍惚的状态,整天躲在家里连班都没上,幸亏我们老板善解人意(虽然我不太想用这个和善的词形容我们老板),理解我的处境并给我放了几天假,我才不至于因旷工而被辞退。
要问我为什么不上班,因为我那个师弟就堵我家门口,饭都是叫的外卖。头两天还蹲我们家门口过夜,后来因为待外面过夜感冒了,这几天只有白天堵门口,晚上就走了。

正是因为他晚上就走了,我才得以半夜出来买食材和日用品,维持我的日常生活,还有躲在家里将这个故事分享给各位知友。

和我师弟的故事讲起来真是孩子没娘,说来话长了。

我讨厌我师弟的原因无非两个:一是他比我强,我即使努力也无法追上他,所以我嫉妒。二是他给我带来很多麻烦却不自知,麻烦不是重点,重点是不自知。这一点曾经让我临近崩溃边缘。

其实一开始我也不讨厌他的,相反,还很欣赏他。

我和师弟是在高中认识的,当时我高三,他高一。
有一次下课我在班里自习,突然被一个人打断。当时我抬眼一看,是个小孩,一头卷毛。
这么大的小孩找我一个临考生干什么,我问他来由,他却无视我的问题,反而问我是不是榜上第一的那个XX。
当时刚考完三模还是几模,学校为了督促高三生,往校门口放了成绩排名。我那次考试发挥超常,得了年纪第一。

可是我考试第一和一个小孩能有什么关系?

我回答是,于是他从怀里掏出来一张卷子,指着上面圈出来的一道物理题。
原来是来问问题的,可是问问题不找他们老师找我干什么?年纪第一也不代表我能当老师啊?更何况他一看就不是我们年级的。

内心吐槽归吐槽,我还是给他看题了。
看了才知道不得了,他拿给我看的是我们那次模考的物理压轴题,那次考试前我刚好做过类似的题,所以我答出来了。
给他讲完这道题,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在我桌边写题,一直待到上课铃响,被我催促半天才回去。走的时候说了句“我下次还来”,就一溜烟跑了,连句谢谢都没说。

之后一段时间,他不停跑过来问我题,然后我讲,一来二去也熟了。

熟了之后才知道, 他是高一的学弟,因为每次去老师办公室问问题,老师总是不在,所以找上了我。
我暗自想,老师能在吗?就他这个问问题的难度和请教人的态度,老师就算在也说不在了。

他问的问题难度比较大,经常能难倒我,和他交流问题,其实对我也是一种挑战和磨练。最后我考上心仪的大学,其实也有他的一份功劳。

讲到这里即使我不说,大家也都知道了。我这个师弟,是个神童一样的人物,但是与此同时性格上也有一些问题,和别人交流能噎死对方。

之后就是我拼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考上了心仪的大学,读了我想学的专业。

上了大学之后和我的师弟也偶尔在网络上有联系,大部分都是关于难题的。只有一次,他跟我讲了点别的东西。

他和我说也想上我在的那个大学。

但是据我所知,他虽然才刚上高二,但是水平远超普通的高三生水平。再过上一年上了高三,进我们大学绰绰有余,完全可以考虑一下清北之类的学校。

我把我的想法和他讲了,他却还是发来了一句“想和学长上一所大学。”

当时我想可能是对自己能力预估不足,到高考完了选学校的时候就自然而然不会考虑我们大学了。

没想到过了一年,他以远超我们学校分数线60分的成绩,进了我们大学,和我上了同一个专业,成为了我的直系学弟。

但是我没想到,之后的事情会急转直下,成为我今后最大的噩梦。

故事先讲到这里,最近对付师弟真的很糟心,有缘更新吧

——————————5月7日·截止线————————

评论(16)
热度(321)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