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权引] 千百度 ①

※编不下去了,坑

【一】

  这几天,门派里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

  门派里一个长老收了个新徒弟。

  这本不是什么新鲜事,一个长老,还是一个不掌权的长老收的徒弟,不值得引起轰动。况且这也不是长老收的第一个徒弟,就更不值得一提了。

  但奇就奇在这个徒弟身上。这个徒弟是个半大少年,早就过了练武的最佳年龄,但奈何功夫底子极好又极有天赋,一眼被掌门看中,想收作关门弟子。若是训练得当,来日未尝不会成为门派的又一颗新星。

  这可真是天赐的良机,正当众人等着那少年感激流涕拜入掌门座下时,谁料那少年摇摇头,连推却的话也没说,直接指着旁的一个小孩,说:“我要和他一个师傅。”

【二】

  少年指的小孩就是门派里那个闲散长老的大徒弟,名引玉。

  引玉前几日在后山采仙草时,发现了衣衫褴褛一头卷发的少年倒在后山,神志不清,遂将他救起,带入门派中好生照顾。谁料刚把人带入门派中还未找到地方歇息,门派中却闯入数只妖兽。

  此时门派中高阶弟子们都随着掌门和各自师父们去参加某比试大会,只留下来一众低阶的弟子和零星几个长老。妖兽闯入太过突然,长老们还未接到通知时已有人受伤。

  就在妖兽横行四处伤人的当口,引玉拖着神志不清的少年刚入门派就受到了妖兽的攻击。引玉一个小孩子,虽然天资尚可学习也努力,在同龄弟子中已是名列前茅,但终究不是妖兽的对手。虽然他用尽所学试着躲避妖兽攻击,但还是不敌妖兽可怕的速度。就在妖兽即将伤到引玉之时,引玉拖了一路的那个少年突然回光返照一般,奋起对着那妖兽的肚子就是一拳。只一拳,那妖兽就晕死过去。

  余下的几只妖兽听见同伴倒下,不但没有四散而逃,反而将引玉和少年团团围住,一拥而上。

  而那少年倒也不害怕,一手捞起引玉往肩上一扛,另一手从旁边一棵树上折下一枝略粗壮的枝丫作剑,当即就与数只妖兽搏斗起来。

  这少年也不知是哪里来的人物,只几招,竟打晕了一半的妖兽,剩下一半只能虎视眈眈不敢近少年的身。

  就在这时,门派里留守的长老终于赶来,消灭了妖兽。

  那少年见不再有危险,将引玉往地上一放,又倒在了引玉身上,仍是刚被捡来时的落魄相。

  等到少年再醒来,已是数日之后。

  这几日,少年都是由引玉照顾的。少年醒来时,躺在干净的软榻上,也换了新衣服,身上也被清洁过再无污秽。
  少年看着自己被服侍妥帖躺在榻上,和一旁正在洗帕子的引玉,竟是嘴巴一瘪,哭了起来。

  引玉看到这阵仗也是一懵,这人明明比我大好多,怎么比我这个小孩还像个小孩呢?

  经过一番折腾,那少年情绪终于平复。
  引玉问那少年许多问题,那少年答的含含糊糊颠三倒四。
  引玉问少年从何而来,少年一会儿说从西边来,一会儿说从东边来。
  问少年为何来此地,少年说来找人。
  引玉又问少年来找何人,少年突然非常兴奋地说了一大堆,说的七零八乱。引玉听了大半天也没听出个结果,唯一听懂一个词好像还是“师兄”什么的。

  引玉想了大半天,豁然开朗:这个少年定是来我门派拜师学艺的,想来这里找师傅,和师兄师弟们一起练功。于是打算把少年引荐给自家师父,再让师父引荐给掌门。
  看之前少年武力了得,可能还是个小有成就的散修,本次来投奔我门派,想必许多长老师叔都想收其为徒。

  引玉拉着少年去找自家师父之前,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最重要的忘了问。

  “请问道友怎么称呼?”引玉问道。

  “权一真。”少年道。

  权一真?这个名字好生熟悉,引玉想到,可能是自己看过的哪个话本还是书里有同名同姓的人吧?

  引玉说:“那么权道友,我先带你去见我师父,你看可否?”

  权一真摇了摇头。

  引玉当他不愿意去见自己的师父,解释道:“我是说带你见我师父,是让我师父把你引荐给掌门,不是让你直接拜他为师。”

  权一真说:“一真。”

  引玉:“???”

  权一真很认真地看着引玉说:“一真,叫我一真就行。”

  引玉纳闷,怎么还有这么自来熟的人?但当即还是叫了一声“一真”。

  权一真听了,认真地应了一声,拉起引玉的手,朝着引玉师父的住处走去。

【TBC】

※大概是个转世梗,写于引玉死掉的那次更新后。
  不会再写,坑了

评论(4)
热度(39)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