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新年更新的一点感想

首先祝大家新年快乐!
然后……我们来愉快的啃刀片吧【笑

①关于白无相
线索:
  白无相曾经对谢怜说过:“到我这边来吧”
  谢怜成为“白无相”
  乌庸太子与仙乐太子经历相似
  白无相对谢怜的态度:一边将他推入深渊,一边又用着近乎“怜爱”的语气对他说话。
推论:
  乌庸太子是白无相,“白无相”可以是一个组织或一种传承。如果乌庸太子是白无相且白无相只有一个,那么他应该是一手造就仙乐国亡国的人,为的就是造就一个新的白无相——谢怜。所谓“白衣祸世”,祸世只是结果,目的是为了传承白无相的衣钵。
  如果白无相只有一个:乌庸太子,他很可能是在谢怜身上找到了和他的共同点,看到了过去的自己,然后意图造就一个新的“乌庸太子”,让谢怜陷入一个和他一样的困境,然后拉谢怜下地狱成为他的“伙伴”。所谓“怜爱”的态度完全是因为觉得有人和自己一样惨真特么高兴。所以说我们一起来捅白无相吧,我先来!
  如果白无相是一个组织,那么这种大起大落的人生可能是造就怨气的一种绝佳方式,从上古以来白无相组织一直用这种方法来造就新的白无相,而乌庸太子和仙乐太子不过其中之一。所以很可能历史上不止一个白无相且同一个时间段不止一个白无相。这也可以解释白无相为什么没有死透。

②关于花怜之间的关系
  对花怜之间关系的最佳定义是“神与信徒”,但这重关系是从花城的角度来讲。且在第四卷中,秀秀扒掉了谢怜的神格,不仅是神的身份,更是让他在泥潭里打滚,成为一个并非全知全能普通人甚至于品行上有污点的人。
   这时的花城仍旧把他当神看,叫他“殿下”,为他哭泣,因他化形,乃至最后成为鬼王。本章最后,花城叫住了谢怜,因为这句“殿下”,谢怜收手了,没有造成永安大乱。【←然而这里奶错了】这也是谢怜没有堕落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包括这八百年中花城为谢怜造万神窟、千灯观,八百年后花怜重相遇,花城屡屡相助于谢怜,点破他的迷津。所以在花城掉马前,谢怜称花城为“最信赖的人之一”,动心于花城。在郎千秋事件后,谢怜经过花城的一番话后,“仿佛又有了一股勇气”(原文),私认为这股勇气应该针对的是自己不堪回首的过去。郎千秋一事让谢怜怀疑自己这么多年做的究竟是否是对的,而正是花城对自己的信任和理解,让谢怜能够相信自己做的是对的,能够坚持自己的道路。
  所以从谢怜的角度来讲,花城也相当于一个“救赎者”的身份。两个人对彼此都是一种救赎,一种成全。

啊,他们真好(ಥ_ಥ)

③乌庸太子白无相——仙乐太子谢怜——永安太子郎千秋 的循环

假如假设①成立,乌庸太子白无相可以说是谢怜的“人生导师”(贬义上的),一手造就谢怜的悲剧人生,同时从客观上也使谢怜磐涅重生,成为了现在的谢怜。
  而谢怜也是郎千秋的人生导师,甚至不让他重蹈自己的覆辙自己背锅,为的就是让郎千秋永远相信“善”的一面而自己背负了所有“恶”的一面。然而结果并不如意,虽然过去了百年,郎千秋还是知道了真相,变成了谢怜不想看到的样子。

  乌庸太子看到了谢怜和他有相同经历,所以加剧了仙乐的灭国,企图再造出一个新的白无相。而谢怜在郎千秋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为了让他相信善保持天真,自己背负骂名隐藏真相。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循环,无论是白无相还是怜怜,结果都没有遂他们的意。

④若邪
  风信和慕情第一次看到若邪就认出了它,说明他们俩很可能在离开后又和谢怜见过面知道了国主和皇后的死讯和死因——感觉又是一把刀……
  而且谢天谢地若邪是个小可爱,如此邪性的化形是怎么孕育出若邪这个小可爱的?
  个人猜测是因为若邪受怜怜精血点化,因为怜怜本性的缘故根本邪性不起来吧?

⑤花城的眼睛
  为什么我感觉马上就要讲这个了?……感觉花花的眼睛不是在这个时候自己挖掉的,就是在铜炉山里挖掉的

⑥郎萤
  郎萤的人面疫会不会和那个卖艺人有关?……【】

评论(20)
热度(67)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