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测试真的神奇,太准了些。】

  引玉一生都活在权一真带来的阴影中,他被逼的无处可逃,只好织了一张茧,无视过去的伤痛,将自己隐藏进去,企图躲避权一真的寻找,和自己内心的对自己谴责。这张茧为他带来了庇护,像是伤口上的纱布:纱布不过是冠冕堂皇的遮掩,纱布下的伤口得不到医治,仍是在溃烂和恶化。

  权一真活的直白,简单;本是一根筋走一条路的家伙,却因为另一个人停下了脚步。他不懂为什么师兄会离他而去,更不懂为什么师兄会恨他,他的性格注定了他永远也不会明白。如果遗忘这一切他的生活会更简单和快乐一些,不会为师兄的离去而烦恼,不会为他人的误解而恼怒。但是他选择了信任,选择了寻找。...

不要人云亦云,不要相信眼前的东西。
要用自己的大脑思考,辨析。
即使结果不正确也没关系,因为从来没有绝对的正确。
而相对的正确,就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判断。

[权引] 没有给猫咪做绝育手术的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 @北林林🌴 给林林的点文,林林的梗太萌了!(不过自己擅自加了很多沙雕元素真的果咩orz)
  本来打算等到开点文的时候写的,不过半夜睡不着一口气写完了orz
  (ps.林林的立牌太可爱了我现在看着书架还是不由得露出姨母笑嘿嘿嘿)

※表白林林!

※全文ooc!果然这种吐槽无逻辑ooc文才是我的菜,写起来太顺了!

《没有给猫咪做绝育手术的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1
  引玉坐在沙发上,紧张地捏着手机,时不时还望卧室一眼。
  过了一会儿,手机振动了一下,引玉赶忙拿起手机,上面是好友鉴玉发来的消...

瑕玉本瑾瑜

※about 权引,一点感想
※cp滤镜十米厚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There's a crack in everything. That's how the light gets in.
                                 ...

[天官/权引] 寻医 2

前文→1

05日常

  距离来到药王谷,已半月有余。
  留下来的契机是寻找高人为自己治病,但在这十余天中,半点收获也无。

  也不是全无收获,权一真如此想到,顺手从树梢摘下一枚果子。
  许是此地灵气充沛,连野果都看着如此饱满多汁,散发着香甜的气味。权一真将果子在衣摆上胡乱蹭了几下就送进嘴中。
  果然好吃。权一真又多摘了几个,一些拿在手里当路上的零嘴,一些放进药篓子里,打算带回去给引玉尝尝。

  引玉,一个隐居于此的药师,整日带个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也不大爱说话。...

没什么好说的,心情见图二
只想call爆林林(*ˇωˇ*人)
太可爱啦啦啦啦啦啦啦!!!
@北林林🌴 (●´ε`●)♡

[天官/权引] 寻医

※修士权×药师引
※半修真半武侠的设定,其中细节皆不可考,看个热闹就行
※ooc,工科生文笔慎入
※没有填坑的能力,80%可能坑,慎入。

00楔子

  是夜。

  倾盆大雨。

  周遭全是如瀑般的水声,似是要淹没整片林子。

  在草棚中躲雨的青年望着天,眼中无神,却满是焦急,口中念念有词:
  “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

  闪电划过,照亮了青年的面庞,高鼻深目,一头卷发很是显眼。

  似乎被闪电惊醒,青年双眼突然对焦,不再神经质地重复那句话,却好像不知自己在何处一般,四处打量。

  显然,他...

他们的追与逃

About 权引:

试着构思了许多故事,关于权引这对cp,我的思路总是在怪圈里打转,无论什么世界观,什么样的关系,他们两个永远处于追与逃的状态。

好像权一真总在寻找的路上,他疑惑,所以想要追求答案;他爱慕,所以想要得到回应。正如同他热衷于绝对的力量,他是主动的,热烈的,直率的。

同时,引玉也一直在逃避,他厌恶自己丑恶的一面,索性放弃挣扎自我毁誉;他恐惧权一真给他带来的阴影,所以他躲着权一真,也拒绝正视他的感情。他被动,又是矛盾的。一心向善却总是事与愿违,想抛弃所有又无法斩断和权一真的羁绊,也无法对自己的真心撒谎。

但是在故事的最后,才发现真正贯彻“追”之精髓的是引玉,虽然过程崎岖坎坷,...

太可爱啦!治愈了我正在疯狂复习的受伤心灵……
灰常感谢落落太太!!!!(ฅ>ω<*ฅ)能抽到点图的我真的太幸运了!
以及想成为手指!!

片略略:

@水色未名 点图!好久没画27了,也满足一下自己
看到签名了吗,手指是我的!哈!哈!哈!(叉腰)

[天官/权引]被自己讨厌的人表白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4)

(1) (2) (3) 片段 ←前情

※知乎体
※现代paro

※和本篇有关的,之前发的第三人称片段

———————6月25日·更新———————

生病了,托生病的福,我们老板给我放了几天假,总算是缓了一口气。要知道最近年中总结,正是忙的时候。虽然临阵脱逃有点对不住我那些同事,不过我觉得挺开心的。

也不完全都是开心的事,比如我现在正在医院打吊瓶,我师弟在我对面坐着发呆。

说起来我是应该感谢他的,今早我烧得一塌糊涂,连手机都没力气拿起来,是他把我送到医院的。

从结果来讲我是非常感谢他的,如果中途他没有未经本人同意强行进入我家。...

1 2 3 4 5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