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
喜欢分享一些自己写的片段,基本都是坑
杂食
关注谨慎
PP 宜朱一生推
家教 27中心
原耽 啥都吃,最近仍旧在天官坑底待着
盗笔 瓶邪

有爬墙喜好

没什么好说的,心情见图二
只想call爆林林(*ˇωˇ*人)
太可爱啦啦啦啦啦啦啦!!!
@北林林🌴 (●´ε`●)♡

[天官/权引] 寻医

※修士权×药师引
※半修真半武侠的设定,其中细节皆不可考,看个热闹就行
※没有填坑的能力,80%可能坑,慎入。

00楔子

  是夜。
  倾盆大雨。
  周遭全是如瀑般的水声,似是要淹没整片林子。
  在草棚中躲雨的青年望着天,眼中无神,却满是焦急,口中念念有词:
  “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

  闪电划过,照亮了青年的面庞,高鼻深目,一头卷发很是显眼。
  似乎被闪电惊醒,青年双眼突然对焦,不再神经质地重复那句话,却好像不知自己在何处一般,四处打量。
  显然,他仍不知道自己在哪,只好待在这草棚下,等待雨势...

他们的追与逃

About 权引:

试着构思了许多故事,关于权引这对cp,我的思路总是在怪圈里打转,无论什么世界观,什么样的关系,他们两个永远处于追与逃的状态。

好像权一真总在寻找的路上,他疑惑,所以想要追求答案;他爱慕,所以想要得到回应。正如同他热衷于绝对的力量,他是主动的,热烈的,直率的。

同时,引玉也一直在逃避,他厌恶自己丑恶的一面,索性放弃挣扎自我毁誉;他恐惧权一真给他带来的阴影,所以他躲着权一真,也拒绝正视他的感情。他被动,又是矛盾的。一心向善却总是事与愿违,想抛弃所有又无法斩断和权一真的羁绊,也无法对自己的真心撒谎。

但是在故事的最后,才发现真正贯彻“追”之精髓的是引玉,虽然过程崎岖坎坷,...

太可爱啦!治愈了我正在疯狂复习的受伤心灵……
灰常感谢落落太太!!!!(ฅ>ω<*ฅ)能抽到点图的我真的太幸运了!
以及想成为手指!!

片略略:

@水色未名 点图!好久没画27了,也满足一下自己
看到签名了吗,手指是我的!哈!哈!哈!(叉腰)

[天官/权引]被自己讨厌的人表白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4)

(1) (2) (3) 片段 ←前情


※知乎体
※现代paro

※和本篇有关的,之前发的第三人称片段


———————6月25日·更新———————


生病了,托生病的福,我们老板给我放了几天假,总算是缓了一口气。要知道最近年中总结,正是忙的时候。虽然临阵脱逃有点对不住我那些同事,不过我觉得挺开心的。


也不完全都是开心的事,比如我现在正在医院打吊瓶,我师弟在我对面坐着发呆。


说起来我是应该感谢他的,今早我烧得一塌糊涂,连手机都没力气拿起来,是他把我送到医院的。


从结果来讲我是非常感谢他的,如果中途他没有未经本...

众人都带着金箍
卸下,是齐天大圣
接纳,是斗战神佛
我徘徊二者之间,只得苦苦悟空

※pop子梗改图

气愤卷卷,在线打人
可怜引玉,在线劝架

p2无字p3原图

[天官/权引] 柔

※回忆杀小甜饼

  正午时分,烈日炎炎,整个山头像是惹了火,灼烧着在山顶练功的众弟子。
  弟子们大都逃到了附近的树荫底下偷懒,只有少数几个还在默默忍受炎热,掐着点盼着规定的时间到了,好去小憩片刻。
  只有权一真一个,好似感受不到烈日的温度,一遍又一遍练习着今日教的内容。

  权一真一边默念着师父说的要领,一边付诸实践。
  往常师父一点就通,在武学上权一真还从未有过瓶颈。只是今日师父说的东西实在玄妙,权一真怎么也无法理解。

  权一真不明白,打架就是靠的快、准、狠,没有力度怎么能打败别人?可是今天师父讲什么什么轻如鸿毛,以柔克刚,...


I need a miracle

And not someone's charity

One drop of love from him

And my heart's in ecstasy

real喜欢这段,渴望却又有着怯懦,虽是呐喊但实际上是哀求。
寂静岭的好歌真多。

权引片段

※现paro,我忘记啥时候写的了,所以我也忘记以前要写的啥结局了……就当个片段看吧

01
  第五次按掉闹钟后,引玉终于想起来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做“静音模式”。

  引玉自己也知道,在大脑被烧的一塌糊涂的情况下,最佳处理方式绝对不是窝在床上,假装自己只是想多睡个懒觉。

  但是现实是如果自己要去医院,得先下床穿衣服,叫出租车,去医院挂号,然后和老板请病假,给下属交代昨天的工作,处理一系列麻烦且头疼的事情。

  于是引玉选择继续睡着,任由热度烧断了自己的最后一线理智。
  半梦半醒间,回忆与现实交错,有的没的通通入梦,无论是自己想记得的还是不想...

1 2 3 4 5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