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
喜欢分享一些自己写的片段,基本都是坑
杂食
关注谨慎
PP 宜朱一生推
家教 27中心
原耽 啥都吃,最近仍旧在天官坑底待着
盗笔 瓶邪

有爬墙喜好

[天官/权引]被自己讨厌的人表白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4)

(1) (2) (3) 片段 ←前情


※知乎体
※现代paro

※和本篇有关的,之前发的第三人称片段


———————6月25日·更新———————


生病了,托生病的福,我们老板给我放了几天假,总算是缓了一口气。要知道最近年中总结,正是忙的时候。虽然临阵脱逃有点对不住我那些同事,不过我觉得挺开心的。


也不完全都是开心的事,比如我现在正在医院打吊瓶,我师弟在我对面坐着发呆。


说起来我是应该感谢他的,今早我烧得一塌糊涂,连手机都没力气拿起来,是他把我送到医院的。


从结果来讲我是非常感谢他的,如果中途他没有未经本...

每个人都是带着金箍的孙猴子
有的人卸下了金箍成了齐天大圣
有的人接受了金箍成了斗战神佛
只留我一人苦苦悟空

最近空窗期诶
不管什么作品都提不起兴趣也看不进去……
想写点啥也写不出来
明明好不容易空闲了

大概是作业太少了

※pop子梗改图

气愤卷卷,在线打人
可怜引玉,在线劝架

p2无字p3原图

[天官/权引] 柔

※回忆杀小甜饼

  正午时分,烈日炎炎,整个山头像是惹了火,灼烧着在山顶练功的众弟子。
  弟子们大都逃到了附近的树荫底下偷懒,只有少数几个还在默默忍受炎热,掐着点盼着规定的时间到了,好去小憩片刻。
  只有权一真一个,好似感受不到烈日的温度,一遍又一遍练习着今日教的内容。

  权一真一边默念着师父说的要领,一边付诸实践。
  往常师父一点就通,在武学上权一真还从未有过瓶颈。只是今日师父说的东西实在玄妙,权一真怎么也无法理解。

  权一真不明白,打架就是靠的快、准、狠,没有力度怎么能打败别人?可是今天师父讲什么什么轻如鸿毛,以柔克刚,...


I need a miracle

And not someone's charity

One drop of love from him

And my heart's in ecstasy

real喜欢这段,渴望却又有着怯懦,虽是呐喊但实际上是哀求。
寂静岭的好歌真多。

权引片段

※现paro,我忘记啥时候写的了,所以我也忘记以前要写的啥结局了……就当个片段看吧

01
  第五次按掉闹钟后,引玉终于想起来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做“静音模式”。

  引玉自己也知道,在大脑被烧的一塌糊涂的情况下,最佳处理方式绝对不是窝在床上,假装自己只是想多睡个懒觉。

  但是现实是如果自己要去医院,得先下床穿衣服,叫出租车,去医院挂号,然后和老板请病假,给下属交代昨天的工作,处理一系列麻烦且头疼的事情。

  于是引玉选择继续睡着,任由热度烧断了自己的最后一线理智。
  半梦半醒间,回忆与现实交错,有的没的通通入梦,无论是自己想记得的还是不想...

权引随笔

01

  夏夜,已是三更,虫声窸窸窣窣隔着门扉传来。
  引玉终于放下了手中的书,准备入睡,就在这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师兄。”,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怎么了,一真?这会儿你还不睡吗?”引玉忙扯了件外衣披上,打开门。

  门外是抱着枕头的权一真,眼神迷离,说:“睡不着。”

  引玉笑道:“我看你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怎么像是睡不着的?”

  权一真说:“挤。”

  引玉心中了然,大抵是其他师兄弟们又欺负权一真,趁他晚回寝舍,就把他的位置占了去。

  引玉侧身,让权一真进来,说:...

深夜一点感想

把写过的权引全部屏蔽了,前两天翻出来又看了一下,只感觉这什么玩意儿……
就算很久很久没更,还是有小伙伴点爱心,过意不去啊……

有时间好好重新读一遍,分析好这对cp人物和情感,以及理清思路再重写吧。(实际上我所有的同人都需要这样)

以及最近上微博被墨香相关弄的很烦,我喜欢她的文,虽然有瑕疵,但是我愿意继续关注,愿意等待她新的文章。就比如因为粉和圈子的原因,我很难对魔道有太大好感,但是每当我打开魔道,又义无反顾地爱上这部作品。或许作品之外是非多多,但是单看作品,我是愿意喜欢的。

有时候真希望她能舍弃墨香铜臭这个笔名,换一个新的笔名,让我们在一个没有争执的清净之地重逢。

以及刚才翻了以及很久以...

做了一个梦,主题是悬疑
大致是一个数学家,通过数据分析行为的方式,将一起命案中,四个患有精神病的嫌疑人的杀死被害人的可能性通过概率的方式呈现,概率大概从0.2到0.6不等。(事实是四个精神病都有参与杀死被害人,算这个概率只是为了判刑。)
但是他却觉得报案人,那个和死者有关系的女孩(并不是小孩子,成年了,但是比数学家年龄小很多很多)才有作案动机,四个精神病人不过是被利用了。但是无论是证据指向,还是他算出来的概率,都显示这个女孩是无辜的。
最后结案,判处其中杀人概率最高的精神病有罪。
数学家夜半翻出自己的草稿纸,想起来法庭上笑容诡异的女孩,暗暗发誓,要继续调查她的行为,继续完善数据,一旦女孩的杀人概率超过...

1 2 3 4 5
© 水色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